新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1032章 引用《詩經》《全書完》
    第1032章引用《詩經》《全書完》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只有做到天下極致的真誠、真實,才能成為治理天下的崇高典范,才能樹立天下的根本法則,掌握天地化育萬物的深刻道理,這需要什么依靠呢!他的仁心那樣誠摯,他的思慮像潭水那樣幽深,他的美德像蒼天那樣廣闊。如果不真是聰明智慧,通達天賦美德的人,還有誰能知道天下極致的真誠、真實呢?”

    “嗯!繼續往下讀!”樂歌應道。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曾子答應一聲。

    一個人只有做真誠、真實,才能明白事理,明白事理后才能擔當治國之大任!真誠、真實是根本!

    但是!那是在和平的環境下,在你有權力、武力控制的環境下。而你沒有權力和武力作為保障,你這樣的品德只會被人欺負。

    所以!不考慮外部環境因素的理論,都是理想、空想,不切實際。

    《詩》曰:“衣錦尚絅。”惡其文之著也。故君子之道,暗然而日章;小人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君子之道,淡而不厭,簡而文,溫而理,知遠之近,知風之自,知微之顯,可與人德矣。

    “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曾子應道。

    “《詩經》上說:‘身穿錦繡衣服,外面罩件套衫。’這是為了避免錦衣花紋大顯露。所以!君子的做人處世之不需要擺顯也會日益彰明;小人的做人處世之道彰顯于外只會日益消亡,讓人遺棄。君子的道,平淡而有意味,簡略而有文采,溫和而有條理,由近知遠,由風知源,由微知顯。君子的做人處世之道才是所有人公認的道啊!”

    “嗯!繼續!”樂歌心不在焉地應道。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

    《詩》云:“潛雖伏矣,亦孔之昭!”故君子內省不疚,無惡于志。君于之所不可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見乎?

    “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《詩經》上說:潛藏雖然很深,但總會被發現的。所以!君子要自我反省自己有沒有什么愧疚,有沒有什么惡念頭存于心志之中。君子的德行之所以高于一般人,大概就是注意到了自身這些不被人看見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嗯!很好!繼續!”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曾子應道。

    《詩》云,“相在爾室,尚不愧于屋漏。”故君子不動而敬,不言而信。

    “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《詩經》上說:看你獨自在室內的時候,是不是能無愧于神明。所以!君子就是在沒做什么事的時候也是恭敬的,就是在沒有對人說什么的時候也是信實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很好!繼續!”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曾子應道。

    《詩》曰:“奏假無言,時靡有爭。”是故君子不賞而民勸,不怒而民威于鈇鉞。

    “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《詩經》上說:進奉誠心,感通神靈。肅穆無言,沒有爭執。所以!君子在老百姓面前,不用賞賜老百姓也會互相對勉;不用發怒,老百姓也會很畏懼。”

    “嗯!很好!繼續!”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曾子應道。

    《詩》曰:“不顯惟德,百辟其刑之”。是故君于篤恭而天下。

    “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《詩經》上說,弘揚那德行啊!諸侯們都來效仿。所以!君子做到篤實恭敬就能使天下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嗯!很好!繼續!”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曾子應道。

    《詩》云:“予懷明德,不大聲以色”。子曰,“聲色之于以化民,末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《詩經》上說:我懷有光明的品德,不用厲聲厲色。先生說:用厲聲厲色去教育老百姓,是最拙劣的行為。”

    “嗯!很好!繼續!”

    “是!樂伯伯!”曾子應道。

    《詩》曰:“德輶如毛。”毛猶有,“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。”至矣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解讀一下!”

    曾子解讀道:“《詩經》上說:‘德行輕如毫毛’。德輕如毫毛說明還是有德。‘上天所承載的,既沒有聲音也沒有氣味’。‘無形’才是德的最高境界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沒有聽懂!”樂歌閉著眼睛問道。

    “樂伯伯?”曾子這才注意到:樂伯伯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!你回去吧!”樂歌用微弱地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“樂伯伯?”

    曾子還要追問,這時微兒伯母進來了,朝著他揮舞了一下手背。然后小聲地說道:“你回去吧!他累了!”

    “我?”曾子還想說:我還沒有念完整個《中庸》呢!還沒有聽到樂伯伯的評說、指點呢!

    可見微兒攆他走了,他也就不好再纏著樂伯伯。

    再則!不說樂伯伯很累,他也覺得很累。

    微兒以為樂歌累了進入修煉狀態,到了晚上才發現:夫君追隨道家創始人老子去了。

    人還盤腿坐在那里,跟平時修煉狀態一樣,卻沒有了呼吸。身體還是軟的,只是已經沒有熱氣。

    “夫君!夫君!夫君!……”

    三聲呼喊之后,微兒倒在樂歌的身上,一口氣沒有過來,跟隨著夫君西游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!老祖宗!老祖宗!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微兒老祖宗的呼喊,學堂內的兒孫后代們都聞訊趕了過來。結果發現:兩位老祖宗都走了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!”

    頓時!學堂內哭聲一片。

    作為老王子,樂歌的葬禮自然是隆重的。不僅魯國國君親自過來參加,就連周天子那邊,也派特使過來。

    由于古代信息落后的原因,葬禮之后曾子才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?樂伯伯辭世了?”

    “辭世了!都已經是兩個月以前的事了!曾子!”

    “嗚嗚嗚!”得知樂伯伯辭世的消息,曾子大哭。

    后來曾子又聽說:樂歌樂伯伯就在他那天走后就辭世的。

    因此!曾子更是愧疚。要不是他纏著樂伯伯幫他解讀《中庸》,也許樂伯伯就不會勞累過度而死亡。樂伯伯的死,跟他有直接的關系。雖然!樂伯伯的后代并沒有來找他的麻煩,可他還是覺得內疚、愧疚。。

    因為對樂伯伯有著愧疚之心,所以!他把《中庸》的草稿塵封了起來,不再修改。

    曾子死后,子思在整理先生曾子的遺物時,才發現《中庸》草稿。之后!經過子思修改,《中庸》終于流傳了下來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