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七十五章 三拜
    “出去,我只要結果!”張縣令心情煩躁,他現在都五十歲了,最多還有一任知縣,晉升是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現在要的就是名聲,最是憂讒畏譏,對舉報人譚安不但不喜,反覺得他帶了麻煩,沒有好聲氣,揮手令著出去:“你先指路去。”

    這時李捕頭已將人集合了,既張縣令發話,自然帶著人直奔葉氏書肆,譚安雖不是巡捕,也跟在隊伍里,畢竟算是舉報者。

    “你看,前面就是葉氏書肆,門是虛掩著,都不用進去,站在門口,就能聞到淡淡的血腥味了!”

    譚安指著書肆對李捕頭說。

    李捕頭不愧有著辦案經驗,都不用走進去,只在門口看了痕跡,又聞了味道,就臉色凝重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里果然出事了!”

    這門一看就是被人踹開,這說明剛剛的確出事了,而空氣中彌漫著的血腥味,對于普通人來說,或不明顯,可對于這種常于警事的人來說,卻是刺鼻極了。

    “圍住這書肆,一個人都不許放出!”李捕頭側耳聽了下,發現里面還有聲音,就知道里面的人還沒有走。

    譚安這時湊過來,猶豫著說:“李捕頭,葉不悔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,一會進去捉人,能不能不要傷害她?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這個時候,你還挺憐香惜玉。”李捕頭看他一眼,嘲諷。

    譚安討好說:“畢竟是熟人。”

    “跟她無關,自然不會拿她怎么樣,可是不是真的跟她無關,現在還不好說,一會你可不許拖后腿,知道么?”

    反被呵斥了一頓的譚安,忍下不滿,只能稱是。

    “喊話,讓蘇子籍出來!”李捕頭對一個巡捕說。

    “蘇子籍——你聽著,書肆已被我們包圍,你是清白就立刻出來!我們已經知道里面死人了,你要是不想被當成殺人兇手的話,就出來自證清白!”

    “蘇子籍——你剛剛才考取了一榜案首,前途廣大,可不要自毀前程!”巡捕嗓門大,能言善辯,一提聲就能傳到里面去。

    附近的百姓也都被這動靜吸引,這時聽到喊話,都驚訝不已。

    “什么?葉氏書肆里死了人?是蘇子籍做的?”

    “這不能吧?蘇子籍可是個好孩子,讀圣賢書的,一個讀書郎怎么可能殺人?”

    “這誰能說得準,難道官府的人還能冤枉不成?”

    這樣說著,沒幾個人敢真敢湊過來看熱鬧,畢竟是殺人案,巡捕圍樓,一會亂起來,還不知道會不會有沖突。

    書肆內,二人剛剛給葉維翰整理遺容,臉上跟身上的血都擦拭干凈,又換上了干凈衣裳。

    葉不悔對殺父仇人曾靜自然深恨,雖她作不出踐踏尸體的事,但自然不會給它修飾體面,蘇子籍把尸體拖到走廊上,卻微微嘆息。

    其實蘇子籍清楚,剛才曾靜是多次手下容情了,特別是最后,本可臨死反噬,見沖上來的是蘇子籍而不是不是葉不悔,就不還手而受死,雖這是因已經死定了,但其中也使他感慨。

    “是認為我是大魏子孫,所以最后就不拖著一起死么?”

    才想著,葉不悔也還在悲傷,就聽到了外面的巡捕的喊聲。

    她清醒過來,看向少年,眼淚就要掉下來了:“蘇子籍,他們發現了這事,是官府的人!”

    葉不悔匆忙站起,還差點跌倒,被蘇子籍一把扶住。

    她卻顧不上這些,低聲急急地說:“你一會不要承認是你殺了人,我爹被這惡道所殺,我是我爹的女兒,惡道被我所殺這合情合理,他們也不會拿我怎么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鬧。”蘇子籍按住她,沉聲說:“以大鄭律法,就算為父復仇殺人,至少會被判流放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女子被流放會面臨何事?這事是我做的,到時我自會與縣令辯解,我有功名在身,總比你承擔要強!”

    “不成,這事不能擔在你一人身上!”聽著外面喊聲,葉不悔一下臉色蒼白:“如果不是因我,你剛才就能走了,你不會想不到這事結果,你是為了我,為了我爹,才留下來,對不對?”

    蘇子籍沉默了下,這是實情,只有自己一個,的確會少很多麻煩。

    甚至不是為了安慰葉不悔,整理葉叔的尸體,他已可以毀尸滅跡,而不是被人發現,還被衙差圍住了出路。

    但這事也不至于真六神無主了。

    他已讀過鄭朝的律法,此時低聲安慰著葉不悔。

    “我此次府試考取秀才,以鄭朝律法,惡道踢門闖入殺人在前,我反殺,是自衛反擊,就算有罪過,最多剝奪功名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蘇子籍猶豫了一下:“當然,將這惡道打成謀逆,或連革除功名都不必。”

    說著就出去,突衣角被扯住。

    蘇子籍一怔,笑著說:“不悔,別鬧,我自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葉不悔卻輕輕搖首:“蘇子籍,這次的事,無論如何,我都不能讓你一人承擔,蘇子籍,我們當著我爹的面,就拜天地吧!”

    這話讓蘇子籍一怔,蹙眉想反對,葉不悔已微微笑了:“靈堂成親,古來都有,而且我爹尸骨未寒,你可是答應了,說要娶我!”

    “我們本已訂了親,有長輩允許,有婚契,并不是私定終生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我爹就在這里,這就是高堂,我們拜了天地,就是夫妻,榮辱與共,無論你去哪里,我都會跟著你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與她對視,見葉不悔雖淚水幾乎要奪眶而出,卻神態堅持,心中暗嘆,這是要和自己生死與共了。

    “既是這樣,那就依你。”蘇子籍臉色沉重,用略帶發硬的聲音說,他從不矯情,葉不悔既生死與共,自己就坦然承之,不信殺不出血路。

    因情況緊迫,外面巡捕隨時都可能沖進來,二人只是簡單跪下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(葉維翰)!”

    “夫妻對拜!”

    兩個才僅僅十五歲的少年少女就要對拜,小狐貍猛一跳,撲到了葉不悔懷中,似乎同時對拜一樣。

    蘇子籍似有所感,突然之間覺得,一股清涼在自己天靈蓋直沖了下去,快速蔓延到全身。

    這感覺讓蘇子籍情不自禁瞇起了眼: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而在這時,譚安已等不及了,想要將蘇子籍釘死在殺人犯這身份上,見喊了這么久,蘇子籍都不出來,立刻就對李捕頭說:“李捕頭,蘇子籍畏罪不肯出還罷了,要是人已經逃了,就是我們失職了。”

    “縣令沒有讓我們抓人,但我們可以先進去控制住人?”

    李捕頭覺得有理,看了看書肆,點頭:“沖進去,遇到了人,不要上枷鎖,先控制住!”

    隨這命令,十余捕快吶喊一聲,持著鐵尺腰刀,就要沖入。

    “且站住!”就在這時,幾匹快馬疾馳而來,風塵仆仆,一到書肆門口,其中一人在馬上就厲喝:“不許妄動!”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中石化股票融资的成功 内蒙古快三预测专家预测分析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连线 平码三连肖赔多少倍 贵州十一选五的软件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 安徽11选5任四遗漏走势图 股票最少多少钱可以开户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内蒙古福彩快三预测分析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000402股票行情 浙江快乐12开奖手机版 众彩网河南11选5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图片 体彩排列3走势图l 查看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