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獲得線索
    “實是沒想到,新解元不僅在策論上有天賦,連詩都做得這樣好?”這是在場的人都在暗暗驚訝。

    鄭應慈連同幾人,都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孫不寒這時走出,笑對蘇子籍說:“蘇賢弟果然才華出眾,愚兄佩服。”

    有著孫不寒打破僵局,驚訝著的眾人都仿佛清醒了一半,連連稱贊。

    只是還有人仔細看了,說著:“可惜是館閣體。”

    所謂的館閣體,其實就是官方文書,官方文書,當然講究的是一字不易,一字不淆,要求是標準清晰——要是出了錯,誰負責?

    但文人總喜歡別出心裁,講究自己個性,追求暢情適意、抒發個人情感為目的的書法,所以鄙視這種字,認為:“自帖括之習成,字法遂別為一體,土龍木偶,毫無意趣”

    蘇子籍聽了,心中毫無波動,反而想笑。

    文人可以講個性,但官就必須講規矩,所以館閣體,實對科舉取士有加分,前朝不說,本朝的曹瀛是一代名士,前次會試,39歲的曹瀛終于通過,參加了殿試,經過由于書法不好,只取得了三甲第十九名的成績。

    恨的曹瀛回去,讓自己女兒練字,以譏諷這種以字取人的現象。

    蘇子籍自然不會犯這錯誤。

    知府黃良平似乎對蘇子籍有好感,說著:“館閣體寫到深處,也能正中生雅,秀潤華美,解元這字已經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館閣體5級,1357/5000,當然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知府黃良平此時又不知蘇子籍竟然卷入了太子血脈事,對一個舉人,特別是新進解元,他還是持欣賞態度。

    鄭應慈看到這一幕,雖談不上心中嫉恨,也不由郁悶:“我選擇道業,是不是選錯了?”

    這場文會持續的時間不算長,半個時辰就逐漸散了。

    但留給眾人的談資是不少,其中自然就包括這一屆的解元。

    對此,蘇子籍看一眼微沉臉離開的鄭應慈,又看了一眼被人絆住的孫不寒,先行退場。

    回到了自己的畫舫,不一會,野道人就回來了,進來就稟報:“公子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地結認了一個人,此人是知府的鄉人,又是家養子(世仆),必能知道一些消息,只是這樣的人,嘴巴肯定很緊,想要撬出嘴里的實話,大概需要一些時日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那么久。”蘇子籍略思索一下:“你等會請他喝酒,我自能助你。”

    這時天色還早,雖文會散了,可對很多人來說,夜生活才剛剛開始。

    湖面上,不少畫舫里都傳來了琴瑟之聲,還有著調笑聲。

    而畫舫跟畫舫間,都可以用小船來往,雖比陸地上限制多,更讓眾人多了一種在岸上沒有的放縱感。

    尤其一些酒樓商家也會做生意,承攬著一些水上販賣酒菜的營生,只要出價就可以送過來,酒也不少,都比陸上貴一些,人家賺的就是這個錢。

    蘇子籍讓野道人將仆人請到了畫舫。

    因著摘了燈籠,也沒露面,只藏身在屏風,所以仆人只當是“云公子”租來的畫舫。

    蘇子籍喊了些酒菜,頗是豐盛,哪怕知府家仆人有著臉面,但這樣宴席,白吃也不容易,見了就先滿意了。

    不過,人家吃歸吃,嘴挺嚴,野道人略試探幾句,發現無果,就只喝酒吃菜,閑聊些無關話題。

    “嘴巴緊又有什么用?”這時屏風后的蘇子籍,見著這人臉色泛紅,顯是有點酒意了,就只是一指,文心雕龍發動。

    這術法雖只初級見效,但對付這等下人,足夠了。

    仆人突然之間酒意上涌,眼神都迷離了,野道人是老江湖了,眼力多好,只一眼,就看出面前的知府仆人狀態有變。

    想到公子說的話,心中一凜,立刻試探說:“老兄可是知府大人的老鄉,算是心腹,以知府大人的仁義,老兄日后未必不能走走仕途。畢竟連我這外人,都聽說知府大人是個大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好人?”仆人有些醺,瞇著眼看著對面的“云公子”,只覺得怎么看怎么順眼,又覺得一個讀書人能請自己喝酒,還沒有著要巴結知府大人的意思,這說明什么?

    這說明人家是奔著自己來,這才是真的看重自己,不像別人,就算是沖著自己笑,心里也是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嘴里就禿嚕了起來:“嘿,我家老爺是厲害的沒有錯,仁義?”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氣,搖晃著腦袋:“你是不知道,這當官的高高在上,再仁義都不好惹!莫看我好像有一些臉面,可若惹到了老爺,怕是哪天墳頭草都要長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喲,有門兒。

    野道人忙順著這話茬兒說:“這不可能,你怎么說也是知府大人的鄉人,總有些情分,再說現在朝廷有著法令,就是賣身為仆,主家也是不好隨意打殺。”

    “這你就不懂了吧?”仆人嗤笑一聲,雖在畫舫上,可還是下意識先看看左右,見無人才壓低聲音,對野道人說:“官老爺想讓誰死,還要親自動手?不僅不會,死了也白死,誰敢吱聲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野道人故意搖頭,把一個讀書讀迂的人表現的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仆人嘖了一聲:“不信是吧?我問你,我家老爺官做得大不大?”

    這在野道人看來自然一般,但還是說:“自然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我家老爺為何做到了這樣的大官?”

    “這里可有著什么講究?”

    “講究可就多了,就說這風水一說,就對官運有著影響。”仆人本來口風甚緊,別說是剛相識的人,就是認識十幾年的人,都未必說,現在都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家老爺當年為了發達,可是奪人風水祖田,那家不從,被老爺放了一把火,嘖嘖,三口……啊不,是四口人,兩個老的外加一個帶崽的女人,一個都沒跑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三尸四命啊,野道人就是一挑眉。

    屏風后面的蘇子籍也微微蹙了下眉,這可真是太陰損了。

    野道人本就對當年曾幫謀奪蘇子籍祖墳的事惴惴不安,偏偏這次問出的事,又是與祖墳有關,真是心中有氣。

    當然氣都是沖著狗官去了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眼前眼神有些恍惚的男人身上,心中又對公子鬼神莫測的手段多了幾分敬畏。

    至于將這些不該說的話都說了的仆人,說完就是一拍腦袋。

    “我剛才是醉了?”仔細一想,似乎說了好多話,但具體說了什么又有些記不清,心中怕著喝多了誤事,就只吃菜,不喝酒。

    野道人也沒留著,不到一炷香,人家吃飽了就借故走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放心,我必把情況調查出來。”野道人興奮的向蘇子籍保證。

    雖這仆人知道也不是很多,但提到的線索已足夠,以野道人的手段,想查出來也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蘇子籍頜首,心里一片火熱,文心雕龍果然厲害,別看僅僅是使人好感,玩出花來照樣能翻云覆雨,心里對升級,更期待了。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河北11远5任5推荐号码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2元 股票分析师老师 北京快3走势图彩经网 长春11选五任选走势图 安徽快3攻略之五 白小姐官网 注册送30元现金游戏 股票配资骗局判几年 北京pk10技巧 场外配资搞不搞的 江西11选5专家预测 江苏快3网遗漏数据 白小姐一肖精选中特网 左右棋牌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