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消一長
    “啊,好困。”

    稚嫩的聲音響起,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身邊的幼龍,穿著簡單袍子,打了個哈欠,明顯露出疲色。

    蘇子籍還想說話,一股吸力出現,不得不醒過來。

    醒來時,發現自己置身在牛車中,車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才蘇醒的自己,竟有一種恍若隔世的錯覺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醒了。”野道人就靠在車廂盯著,蘇子籍一醒,就立刻發現了,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我昏過去多久?”蘇子籍問。

    “大概一炷香時間。”野道人回答。

    蘇子籍目光垂下,就看見半片紫檀木鈿:“絳宮真篆丹法1級,328/1000、蟠龍心法5級(4999/5000)、四書五經14級(7251/14000)、紫清自在賦5級(4995/5000)”

    “果然沒有錯,自己升級了。”蘇子籍醒來,就感覺體內的力量較過去充盈了許多,在傳承之靈構建的世界里,所提升的全部都直接回饋到了肉身上,絲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劉湛和鄭應慈被幼龍所殺,現實中怕是受了不小的傷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想著,就掀開車簾,從牛車上下去。

    這里就在下車的路邊,距離湖畔有一段距離,入湖前,以蘇子籍的眼力,是不太可能在這里就能看清高臺上的細節。

    可現在,蘇子籍只是朝著方向看了一眼,就發現高臺上的一切都清晰可見。

    野道人卻沒有這本事,奔了過去,要看個究竟。

    “嘔——”高臺上,劉湛一口血吐出來,面如土色,整個人都蒼老了十歲,而鄭應慈連吐了好幾口血,直接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劉湛揮手阻止別人過來,自己掏出瓷瓶,拔開塞子,往嘴里扔了三顆丹藥,又喂了鄭應慈一顆。

    這樣的反應,可不像是跟龍君溝通好了,羅裴本寄予厚望,見狀心都涼了半截,才想說話,有人驚呼:“欽差大人,雨停了!”

    羅裴一怔,嚯然而起,抬首去看,只見本來陰沉沉的濃云,眼瞅著出現了一個明顯的洞,被烏云遮擋一二個月的陽光,奇跡一樣投射下來,使濃云都被鑲上一層耀眼的金邊。

    不僅僅這樣,烏云涌動著,翻滾著,緩慢又毫不猶豫散開,前一刻還飄著的雨,此刻竟真的停了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!”聽著身邊及遠處歡呼聲,羅裴雙手顫抖,向椅上一坐,仰首望著天空,眼里已含上了淚,滾動著不肯落下,曼聲:“雨過天晴云**,這般顏色做將來。”

    貪婪的一直看著烏云散去,陽光灑到大地,才想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多謝真人,多謝真人!”羅裴以為是祭祀終有了成果,沒忘了劉湛的功勞,立刻轉身,朝著劉湛一躬到底:“云開霧散,是龍君之力,真人溝通之功,也不可小看,本官立刻上折,給真人請功,給龍君請封。”

    劉湛雖不想受這一禮,可身體現在還不能挪動,只能臉色難看受了。

    “這次奪取傳承失敗,可真賠了夫人又折兵,不僅沒受益,還受了傷,或要閉關幾年才能休養過來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服了一顆丹藥,此刻仍沒有蘇醒的鄭應慈,心中更是不快。

    “這徒實在是沒用些,不僅沒有獲得傳承,和龍宮的緣分竟也斷了,并且素質還有所倒退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鄭應慈是不錯的修道種子,可現在身體遭重創,經脈受損,命數也有很大折損,似乎剛才被誰掠奪了一塊一樣。

    “這棋子算是毀了。”

    劉湛又試著催動法寶,隨自己進入傳承之靈是雷珠的元靈,但身上帶著雷珠本體,可一催動,發現了異常。

    雷珠呢?

    劉湛大驚,立刻試著去喚醒,可雷珠竟毫無反應,似乎只是一顆普通的石珠。

    這,難道幼龍當時奪了雷珠元靈,還能隔空取物,將雷珠本體的本質也掠奪了去?

    這樣強,就算隔空取項上人頭,怕都不是難事?

    “此地不能留了!”劉湛不甘心嘆著,看了下笑容滿面,什么都不知道的欽差羅裴,心中郁悶之極。

    而看到這一幕的蘇子籍,突然感覺到體內一震,似有東西翻騰,連帶靈魂都被灼一樣。

    他強忍回走,上牛車時有些踉蹌,忙慢慢躺下,結果才躺下,嗓子眼一股腥甜涌上來,幾乎要吐口血。

    蘇子籍只眩暈了片刻,就聽到“嗡”一聲,睜開眼,半片紫檀木鈿在面前:“發現絳宮雷珠,是否接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絳宮雷珠已被接受,與蟠龍心法匹配,是否進一步融合?”

    蘇子籍猶豫了一下,還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隨后感覺到心口處里有一股熱流,活了一樣歡呼雀躍,與心神相通,似乎是一條小蛇含著蛇珠,再去感知時,卻什么都感覺不到了。

    野道人這時正過來,看到蘇子籍這占了便宜的笑,頓時有些一言難盡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身體……無事?”

    蘇子籍心情正好,也不生氣,解釋:“有點疲倦,不過不值一提,你去了下,有什么心得?”

    “公子,真不可思議,我在尋思自己學藝不精。”野道人有些自疑,稍定了定神,苦笑:“我一刻前,還說欽差雖端坐在上,卻有著死相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剛才去看,見現在不僅僅天氣云開霧散,連著欽差面相也是,雖有劫煞,也有些后患,但眼下斷是無妨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祭祀龍君這樣靈驗,可命數轉化這樣快,我觀相又有何用?”說著,野道人大有垂頭喪氣之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蘇子籍表示有點想笑,想了想,安慰:“我雖不懂看相,但事情卻擺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“欽差奉圣命治水,要是不能治水,斬殺知府就有大禍,可能治水,這就是小節了。”

    聽了公子安慰,野道人更是垂頭喪氣,要是分析就能分析出結果,何必要自己看相看風水啊?

    本想說剛才看見一個公子,一瞬間福氣削了大半,這時有點懷疑自己,硬是沒有說,只是才轉身,就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,也是看個祭祀,就福氣大增,原本青氣淡不可見,但現在卻壯大了一圈,一消一長,難道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不由偷眼看去,心情頓時復雜起來。

    ()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吉林11选前三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云南快乐10分怎么玩 美国股票指数行情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体彩环岛自行车赛规律 急速赛车彩票公式 安徽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甘肃快3一定牛 百度 泳坛夺金全部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11选5任四最牛玩法 河北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江苏快3一定牛开奖 马耳他幸运飞艇是官方开奖 山西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