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影響
    至于你找不到我……那是因前段時間,我看親戚去了,親戚家住外地,突然有了急事,我著急走,自然也就沒來得及留下消息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葉不悔恍然,又問:“您這次探親,可還順利?”

    “算是順利吧。”杜成林以拳抵口,又咳嗽了幾聲,眼眸帶上了笑意:“雖我生了病,有了些麻煩,但親戚情況不錯,幼童已明顯有了依仗,輕易不會再被外人圖謀,我頗感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聽了杜成林的話,葉不悔立刻猜到,怕是杜先生去探親的人家是幼主當家,杜先生不放心才去,現在既然回來,還覺得欣慰,必是幼主并不軟弱,可以管理仆人,威懾外人。

    而這顯然是涉及到了別人家的私事,葉不悔自然不好再追問。

    她跟杜成林的話題,就轉到了棋道上。

    “你且去報名,這里有下棋的地點,等你報了名,我與你下上幾局,也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是否荒廢了功課。”杜成林朝著報名處看了一眼,微笑說,并不上前。

    他是棋圣,上前又是大**際,浪費了時間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葉不悔眸子一亮,感覺到杜先生身上的一股銳氣,這是有了戰意的棋手才會散發的氣勢。

    而葉不悔許久沒與杜先生對弈,也有些興奮,立刻就去報名,連負責記錄的人看她的目光都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無非是因她與杜先生一同進來,且看著熟識,引起了別人的好奇。

    葉不悔也有自己的驕傲,因著杜先生才能被人關注,并不能讓葉不悔覺得榮幸,反激起了她的戰意。

    她這些日子,可自覺進步不小。

    “杜先生,請。”棋館內,自然有下棋的地點,聽聞棋圣要求的棋館,立刻派人領著去了梅閣。

    梅閣外面有梅叢,清香縈繞,內里地板鋪地,有著火爐,并不寒冷。

    一方凈室,兩個座位,坐下,葉不悔朝著杜成林行禮,一雙杏眼里,滿滿的都是戰意。

    杜成林見了,笑了下:“請。”

    二人就投入進了戰斗中。

    “棋圣來了,還和一位小姐在下棋,這小姐是誰?”

    “聽資料說,她是雙葉府的棋魁,入京來參加棋進士,不想遇到了棋圣的賞識。”

    有人認出了杜成林,周圍很快就聚攏了一些觀戰之人,不過這些人都有些素養,說話盡量低聲。

    而下棋的二人,無論是老的,還是小的,都不受影響,屏氣凝神專心下棋。

    陪同葉不悔過來的人,跟著保護的也懂一點棋,此時看著,竟也看得入了神。

    直到二人下了幾局,葉不悔兩負兩平,二人才收手。

    “你的棋藝進步了。”杜成林看著葉不悔,很有些滿意。

    葉不悔笑著:“這是您指點的功勞。”

    “指點算不上,共同切磋吧。”杜成林揮手讓周圍人都散去,這才對葉不悔輕聲說:“我這次回京,新換了住所,就在棋館附近,不算遠的一條街,宅子對面就是張氏當鋪,你無事,可以去找我,經常切磋。”

    葉不悔怔了下,隨后笑:“謝謝杜先生,改日我一定去叨擾,只要您不覺得我煩人就成。”

    她表示感謝后,俏皮說了這一句。

    杜成林被她逗得一笑,正要說什么,突然之間臉色一變,神色有些復雜,目光看向了一處,喃喃:“好熟悉的氣機……”

    這句話聲音極低,要不是葉不悔已洗髓伐經,五感有了增強,怕也聽不清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聽清了這句,她也沒弄懂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距離皇城十幾里清虛觀,只見窗外松柏森森,有點沉沉,十幾個道士立著方位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而收緊了,卻見房內一圈蠟燭,幽幽火焰一片。

    鄭應慈正盤坐著里面,不過并不是核心,核心是劉湛。

    無論是劉湛,還是鄭應慈,都與當日離開蟠龍湖時有了不小變化,二人面色明顯轉好,身上傷勢明顯減輕大半。

    而本該是平安無事的一日,到了黎明,第一線陽光出現,就可收法,這時,盤坐在蠟燭中的劉湛,突然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清醒瞬間,這位連受了重傷,都能想著提防曹易顏,沒有亂了陣腳的真人,此刻大驚。

    雖還沒有竟全功,手一揮,隨著一道風,自己連同著鄭應慈周圍的燭光,全都一瞬間熄滅。

    術法中途打斷,劉湛和鄭應慈都悶哼一聲,顯是有一點反噬。

    但現在劉湛也顧不得了,對剛剛清醒過來的鄭應慈說:“快換衣裳,隨我立刻入宮!”

    又喊著:“小順子!”

    院外就有一個尖聲嗓子聲音傳進來:“道爺,奴婢在!”

    劉湛臉色有點蒼白,站在門口看了一眼,命令:“我有急事要見皇帝,你立刻按照緊急途徑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太監驚異看了一眼,卻一聲不問,立刻俯身應著,轉身就去辦。

    而兩人起身,換衣。

    按照朝廷規矩,就算是有敕封的道士,要進宮,是需要換上官服。

    鄭應慈倒是不必換官服,但他是舉人,現在穿的衣服俗不俗道不道,自然也不成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師父在急什么,但從沒見師父這樣急的鄭應慈,心都提了起來,三下五除二,就換好了舉人服。

    才一出屋,就看到師父在喚來了小型的信鷹,在這京城里除了他們,還有大師兄曹易顏。

    難道師父是在通知師兄?

    鄭應慈走過去時,正聽到師父匆忙寫字,隨口說著內容:“……你也快收拾,在宮門口等候,太子案里出現的神秘妖人又出現了!”

    說完,就招呼鄭應慈趕緊走。

    俞府

    俞謙之因不用上朝,又是閑散官員,沒有實權,這時正在廳里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飯,結果拿筷子的手,突然一抖,筷子直接就掉落在桌上,其中一根滾了幾圈,更從桌上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站著的小廝,頓時嚇了一跳,等看清老爺此刻模樣,更心中發寒。

    就見平時總是一副溫和模樣的俞謙之,臉色大變,眼睛都紅了。

    “大膽,此時還敢出現!”

    拋下這么一句意義不明的話,早點也不吃了,直接吩咐:“快去取我的官服,我要立刻進宮!”

    誰也不知道俞謙之究竟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京城因新年即將到來,到處都是喜慶,可突然一下,就有東西打破了這種平和。

    出了大門的葉不悔微蹙眉尖,雖她能感覺到似乎有什么事發生了,但她并沒有渠道去了解真相,只能是忍著心底不安,在杜成林匆匆離開,就也出了棋館。

    遠處,幾道鐘聲,重重響起,聲音傳出很遠去,并且余音難消,跟著她過來的幾個方府的護衛,聽到這鐘聲,臉色都變了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事?”葉不悔還是第一次聽見這聲音。

    “這是京城戒嚴了,一定出了大事,回去時,都提高警惕,不能有任何閃失!”侯府什長惡狠狠看了心神不寧的幾人,低聲叮囑:“還有,沿途說不定有了臨檢,拿出侯府的令牌來。”

    他們的任務,就是保護這位夫人在這京城里不出事,人在自己手上有了閃失,小侯爺絕對會讓他們品嘗下家法。

    作與方府利益捆綁在一起的人,無論是被小侯爺直接厭棄,還是執行家法,都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夫人,請上車,京城戒嚴,街上人怕是很快就會被盤查,我們得快些回去,免得撞上了禍事。”交代完同伴,隊又立刻對著望著鐘聲傳來方向出神的葉不悔說。

    葉不悔回過神來,點頭:“有勞。”

    就直接上了牛車。

    牛車很快就離開棋館,以比來時快了一倍速度,朝著清園寺居士院返回。

    明明太陽升了起來,可路上的行人,比還沒徹底放亮時還少,在這時,葉不悔心中更強烈想起了蘇子籍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到了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欽差船

    “哎喲,拉上來!”

    殺了蛇妖,當然不能丟下不管,別的不說,剝了皮獻給皇帝,就是一件大功,當下一陣忙碌,諸船中修補的修補,分流的分流,還直接空出一條貨(商)船,由士兵將蛇尸拉上去。

    一條商船的整個船艙,裝下了蛇尸,竟然才堪堪好,還有尾巴翹出來,那猙獰的樣子,嚇的人顫抖。

    欽差連連嚴令,又許諾賞銀二百兩,才有大膽的艄公和水手愿意開船。

    而在這時蘇子籍卻沒有了心思,本來殺了蛇妖和孫不寒,當時半片紫檀木鈿就有異動,卻沒有顯形。

    這時,只聽“嗡”一聲,就在船舷上飄起來。

    “截殺孫不寒,影響化成人道種子,是否由蟠龍心法(4850/6000)汲取(此舉不可逆)?”

    這還是第一次,僅僅殺了個妖,就產生人道之種,蘇子籍沒有立刻點是,仔細看了看,目光盯在了“影響”二個字。

    “難道孫不寒,還是影響人道的重要角色不成?”

    沉吟了良久,才點了“是”

    “蟠龍心法汲取人道之種,【蟠龍心法】+3000,提升7級(1850/7000)”

    “文心雕龍獲得提升!”

    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福建快三综合走势图一定牛 太原股票配资 喜乐彩开奖信息 钱生钱理财公司可靠吗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带推荐号的 江苏快3倍投计算器 300015股票行情 时时彩计划专业加强版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走势 万得股票 陕西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辽宁快乐12top10遗漏 股票 徐文轩快乐十分技巧 上海快3遗漏查询 北京配资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