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二百零六章 回京
    一場小雪,在夜晚悄然而至。

    蘇子籍醒來時,天還蒙蒙亮,推開艙門出去,還沒到甲板上,就有一股冷風直吹過來,夾裹的是一些細碎雪沫。

    多虧了蘇子籍身體極好,這種突然降溫天氣,對他影響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但想了下,還是折返回去,又取前幾日就不穿了的貂皮大氅重新穿上,拿出一把油紙傘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到了甲板上,發現船板上濕漉漉,天空中雖斜斜飄著細雪,可落地就成了雪水。

    他撐開油紙傘舉在頭頂,又伸出一只手接了一些,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“雖下的已不是雪花,而是雨雪,也不大,可卻十分寒冷。”

    “所謂倒春寒,便是這樣。這里比家鄉倒春寒時還要冷些,希望葉不悔不要早早就到碼頭等著。”

    大河岸,隨著船只行駛而過,一些小動物或是鳥兒,或被驚起,攪動繁密樹枝,隨風搖曳。

    不久前,這些出海的船,就已從入海口歸來。

    跟大海上的風云變幻相比,現在這條運河,已溫柔了許多。

    也因此,船員們也不像是在海上時那么緊張了,只留了一些人在行船,別的都在休息,這時還沒醒。

    蘇子籍站在外面這么久,船上安靜,無人再來。

    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傳來腳步聲,蘇子籍沒回頭,片刻野道人聲音在身側響起:“主公,今日下了雨雪,天氣寒冷,可不適合迎風望景,免得著涼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這才轉頭,看向:“你今日也起的早。”

    “馬上就要抵達京城了,如何還能睡的踏實?也不光是我,簡先生也是一夜沒睡,剛才才安靜下來。”野道人無奈一笑:“這個吱呀呀的聲音,就算本有著睡意,也要跑光了。”

    野道人就住在簡渠的隔壁,船艙木板也不都是隔音,夜深人靜時,隔壁如果輾轉反側,再加上床榻不結實,會有聲音,對面或隔壁的人再有睡意,時時驚醒,是一件悲催的事。

    “簡先生是擔憂會試罷。”蘇子籍不由一笑,這心情他理解,臨考的差生已經無所謂,好生胸有成竹,就是不上不下的特憂心。

    簡渠家境不算好,跟著錢之棟二三年,才算得了些銀子,又中了舉,可現在錢之棟垮臺是定局了,簡渠又回到以前孤苦無援的境地。

    現在只寄希望會試了。

    只是,蘇子籍并不是詛咒,簡渠才華是有,但也未必中得進士,這些天也切磋文才,總覺得其格調意境,或向隅而泣,或滿懷牢騷,大鄭現在是盛世清明,寫這些句子,太不合時宜了。

    想中得進士太難了。

    這話且不說。

    “估計再過一個時辰才能抵達,不如你去我那里歇息一會。”周圍都還昏暗,放在平時也沒到太陽升起時,除了行船的聲音與河上的聲音,就只有他們二人的說話聲。

    又有斜斜的寒風,一張嘴就可能吸進冷氣的情況,并不適合在此閑聊。

    野道人點首,二人折返回去。

    蘇子籍突然頓了下,問:“對了,快船已通知了邵家了么?”

    “提前一天通知了,連信也過去了。”野道人回話。

    他們從入海口那里出來,送信這事就便捷了許多,快船一艘艘離開大船,不止是他們,兩位欽差還有一些隨員,凡是花得起錢,都差了快船回去送信。

    到時,抵達京城時,禮部、親朋、家人等才能早早就得了信去接。

    邵思森之死,本就是讓其親人肝腸寸斷的事,若臨時通知,對方準備不及,只怕非要鬧得邵家人仰馬翻不可,所以,野道人得了吩咐,第一時間就派了快船。

    蘇子籍點首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隨后又是一嘆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知道蘇子籍這是又想到了數日前去世的人,野道人也跟著暗嘆一聲。

    命運之事,就是這么玄之又玄,人命也就是這么脆弱,悲喜轉換,甚至可能只在一瞬,怎能不讓人感慨?

    但回了蘇子籍的船艙,這雖安靜,野道人卻早就沒了睡意,既二人都無心入睡,聚在蘇子籍的船艙里對弈了幾局。

    “主公的棋風很是奇特,進可攻,退可守,我不如多矣。”

    連輸了五局,便是野道人這樣比較好脾氣的也有些糾結了,忙推開不肯再下。

    蘇子籍沒辦法,只能將棋子收了,笑:“我的棋藝其實只是一般,你與葉不悔下的話,這時怕輸了不止五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能參加棋賽,目標乃是棋圣,我當然更不如。”野道人忙說。

    卻見蘇子籍收起棋子的速度放慢了,猜到這是睹物思人,他側耳聽了聽,發現外面這時已有了動靜,主動說:“估計已經快抵達了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得到同意后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蘇子籍一個人,收起了棋盤,又將隨身帶幾個包裹檢查了一下,發現沒有遺漏了,再次披著貂毛大氅出去。

    包裹到時自有野道人幫忙帶去,有一些在西南買的土特產,有一些則帶去西南的隨身物。

    明面上只多了幾倍,并不算顯眼。

    “已能看到京城了!”當蘇子籍來到甲板上時,就聽到有船員驚喜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遠遠望著,果然依稀能看到京城碼頭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等這些大船上的人漸漸能看清碼頭上等著的那些人時,岸上也響起一陣喧鬧聲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!是欽差的官船!”

    “回來了,回來了,快去通知夫人!”

    “有迎接的官員隊伍,是禮部的人?”蘇子籍站在船頭,看不遠處岸上最前面等著的官員,暗想。

    這時,野道人過來:“主公,行禮已送下去了,夫人牛車已到,卻沒靠近碼頭,我已讓人去告訴夫人,您可能稍晚一些才會過去,讓她不必著急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點首:“你做的好。”

    又問:“可看到邵家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已經到了,在禮部迎接欽差的隊伍后面,也已派人去安撫,讓他們等上一會,等欽差離去了再接靈不遲。”野道人說著。

    蘇子籍點點頭,不再說什么,而轉而看著前面欽差官船靠岸的景象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12博娱乐城百家乐 河南快赢481预测号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极速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今天 天吉彩票论坛3d预测 澳大利亚普通股票指数 青海11选5走势 女人赚钱靠什么 新手炒股入门步骤 福建11选5任玩法 股票融资门槛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 浙江快乐十一选五开奖 江苏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