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一章 發動
    大洞內丹經上冊?蘇子籍猶豫了一下,答了“是”,隨這一聲,獲得的經驗讓蘇子籍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“【紫清自在賦】8級(6755/8000)”

    “【絳宮真篆丹法】4級(2300/4000)”

    “武功增了300點?”

    這還不是最大收獲,最大的收獲是發現,隨這本汲取,絳宮真篆丹法一下獲得了3000經驗,接入第4級。

    且不說這本明顯是煉丹士才會有秘籍,而且還是相當杰出的秘籍,是如何混到了這些武譜中來,就說這東西只有上冊,并不全,是否有別的陷阱,就更是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蘇子籍裝作若無其事,又將其放回去,抽別的手冊翻閱,心中思潮翻滾。

    “鎮南伯府,是太祖冊封的世襲勛貴,門第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僅僅這樣了,別說是鎮南伯府,就是淮豐侯府,也沒有這樣多的藏書,更不可能有這丹經。”

    “這丹經能使已經變異的絳宮真篆丹法獲得3000點經驗,就說明它的本質,不比劉湛秘傳的道法來的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尹觀派的不傳之秘,與之抗衡,到底是誰,用這等寶貝結交于我?細想實是可怖。”

    一直明著是服侍,實際上監視的少年,此刻坐在門旁小凳上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這被真人請來蘇會元,只是一一翻看下武譜,就都隨手放回去,這么一會,竟也沒有看到中意的留下來,倒讓他心里有些犯嘀咕。

    “真人接二連三對蘇子籍另眼相看,莫非是覺得這蘇子籍非同一般?甚至借著鎮南伯府的名義,屢次厚贈……真人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身為跟隨的道童,少年實在是有些窺不透真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又一想,真人是何等神仙人物,自己不過是個道童,若能窺得透,那反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選好了。”就在道童思索著這些時,蘇子籍過來說著。

    道童見他手里拿著的手冊,是一本《有鳳來儀》劍譜,忍不住多嘴問一句:“只借這一本?”

    “貪多嚼不爛,我不過想要學上一二招,健體防身罷了,以前就學過劍法,再學這劍譜,倒能有增益。”蘇子籍微笑說著。

    道童不再多說:“小人知道了,外院的書,過些日子會搬回本家,公子有需要,請盡快與我聯系。”

    說著,恭敬領著蘇子籍出去,一直看蘇子籍出門上了牛車,這才折返回來,去了院落的又一個房間。

    四十歲左右的一個道人正端坐在這一處書房內,只翻看一卷書,見他進來,就抬眸看過來。

    道童行禮:“真人,蘇子籍已離開,卻只借了一本《有鳳來儀》的劍譜。”

    想了下,又補充道:“在此之前,倒翻閱了一些武譜,連您事先放進去的《大洞內丹經》上冊也抽出來翻閱過,但只是翻閱二三頁,連書都沒有看完,就又放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鳳來儀?”

    謝真人不經意地瞥一眼,想了下,搖首:“這劍術也屬君子劍一種,不能說中看不中用,但說實際,也不是絕頂,他只選了這一本借閱?”

    蘇子籍這舉動,也讓謝真人有些看不透。

    劍譜,實在算不上多好,而故意放進去的丹經,蘇子籍也就是隨意翻看了下,連看都沒有看全。

    “難道蘇子籍真對此不感興趣?”

    “嘿,別說是你的祖父,就是你的父親,其實對修行也很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再向天借五百年么!”

    謝真人沉思良久,隨即又微微一笑:“算了,且不去想這些,就算真只是做樣子給我看,但凡是修煉了這丹經,我就能立刻有感應,想蒙混過去,絕無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化了這樣多心思,付出了這樣多的犧牲,連子嗣的天緣都舍了,上了餌的魚,卻再也不容逃脫掉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上次施法,已經引起了警惕,除非想丟下這身份,要不卻不能再窺探蘇子籍的虛實。”

    二人卻不知,蘇子籍看似一切如常,上了牛車,就突然臉色微變,將袖中手帕取出,掩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一股血從鼻中噴出,胸口更翻涌起來,不是蘇子籍意志驚人,怕立刻就要干嘔出聲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下涌入的技能太多,一時難以消化了。”

    對自己身體是出了什么問題,蘇子籍心知肚明,但就算早知道會這樣“撐得慌”,蘇子籍依舊會選擇囫圇吞棗一樣將技能全部汲取。

    敵我尚不分明,他雖不知謝家別院主人對自己抱什么心思,這次又在試探什么,但錯過了這次,以后未必還能有這樣盡情汲取的機會。

    腦袋漲得像是幾夜未睡連番讀書一般,微微疼痛,讓蘇子籍不得不閉上眸,靠在車廂內,等這波過去。

    但他又想起一事,對前面趕車的車夫說:“改道去淮豐侯府。”

    淮豐侯府距離清園寺居士園其實并不算遠,乃位于望魯坊,現在蘇子籍帶人搬到了桃花巷,反距離拉長了。

    中途時,還順便去接了野道人上車。

    “主公,這些就是。”野道人上來,壓低聲音說,將一疊名單遞給蘇子籍。

    蘇子籍細致看,還問:“都是查實了?”

    “按照您的吩咐,通過人查,也通過狐朋狗友查,都查實了,這上面的女人,都是與林公子有染。”野道人低聲回答,心中不勝感慨,要不是小狐貍,誰能查的那樣細。

    可小狐貍竟然能使指那些小動物,野道人很詫異——先前還不覺,后來才知道,這可是正經妖族都難有的本事。

    小狐貍靠什么有這本事?

    難道是介于成精和不成精之間才有的本事?

    蘇子籍看了看,抽出幾頁,直接撕碎,恰行到了偏僻處,掀開車簾,將碎紙屑拋出車窗,迎風散去。

    等放下車簾,見野道人面帶詫異,似不解自己為何這樣做,蘇子籍嘆:“一旦計劃開始,怕是當事人都難活下去,這幾戶官聲不錯,都不是壞人,何必弄的家破人亡,就放過吧,也不差這些。”

    又將剩下的這些又仔細看了一遍,冷笑:“這些人做官都不是好官,民脂民膏都算了,還有人命,可以下手——等了這些天,你可以發動了。”

    野道人心悅誠服,點頭:“那我這就去辦。”

    “且等一下。”蘇子籍喚住。

    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北京时时彩哪个平台好 信托理财平台 江苏11选五机选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一星技巧 昆明股票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杀号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安徽快3十一选五结果 云南11远5开奖结果 2017年内蒙古快三 香港2020年六开彩资料精选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注册送15元现金棋牌 3肖主一码默认论坛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爱乐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