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七章 管覓虎
    林玉清說著,施施然下車,重新回了自己的牛車,令車隊繼續前行,心中卻冷笑:“哼,難道我不知道你想糊弄我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只知道他是貢士,卻不知道他是大鄭龍種,天璜貴胄。”

    “在殿試場合,又施法魘鎮龍種,哪怕僅僅是試探,龍氣也必不死不休,還能容你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“我許的很豐厚,可你也得有命拿才是。”

    這樣想著,延楝青卻全數不知,在自己的牛車內,用干枯的手拈起了之前被交來的頭發,塞到了稻草人中。

    又從懷里掏出一個瓷罐,拔開塞子,里面似乎有著活物,在嘶嘶作響,他直接咬破手指,滴血進去三滴,對著這瓷罐,念起了咒語。

    隨著咒語越念越快,一縷黑煙,順著小口慢慢溢出,在牛車半空,化為一根黑針,接著漸漸轉向草人,向著心處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久,巫術觸動的感應傳來,不等巫師露出自得笑容,天空中驟起驚雷,雷雨轟然而下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延楝青皺眉暗想,繼續念咒。

    而幾乎同時,桃花巷處,一處酒店,似乎因沒有人而關了門,但里面幾攤血漸漸流出,而一個看上去滿面虬髯的人在窗口觀看,身后幽暗的燈下,十幾個穿蓑衣的漢子正靜靜侯命。

    管覓虎抬頭看了看突然降下的雷雨,笑:“這天氣適合截殺,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又問人:“一劍春寒來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他拒絕了,不肯出手。”這人應著:“就連岑先生也沒有回來。”

    管覓虎頓時冷笑,吐了口唾沫:“我呸,還岑先生,是岑狗,這家伙果然不可靠,吃了多少公子的俸祿,現在見情況不妙,就逃之夭夭了。”

    “嘖!不過,就算是只有我們,也能襲擊,不過是一群喪家之犬,留下她,輕松得很!”

    話是這么說,可鎖住必經胡同口的目光,卻陰冷又深沉,透著凝重。

    桃花巷門口停的牛車,迎來了客人。

    葉不悔里面穿著翠色衣裳,外面套淺灰色繡著小花的斗篷,一步上牛車,就被里面已坐好的少女上下打量著。

    見葉不悔不過是雖秀麗,并不是什么天姿國色,心中下意識一松。

    有心趁著這時,給她一個下馬威,也好讓蘇子籍知道,自己這個公主可不是這么好支使,但奇怪的是,當葉不悔抬頭望來時,四目相對,想說的話,被新平公主生生給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不禁在心中咦了一聲:“奇怪,這女子倒有些面善,雖蘇子籍那家伙狡猾又無禮,可他的這妻子卻看著挺順眼。算了,蘇子籍惹了我,何苦針對這無辜女子?”

    倒跟著公主出來的一個嬤嬤,見了葉不悔,上下打量一番:“蘇葉氏,你還不快拜見公主?”

    葉不悔心中一驚,立刻行禮:“葉不悔見過公主。”

    新平公主應了一聲,莫名其妙覺得有些沒滋味,讓她起身,就讓嬤嬤吩咐車夫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牛車動了起來,聽到有馬蹄聲不遠處行來,伴在前后,似在保護著這輛牛車里的人,葉不悔知道,這大概是暗中保護這位公主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這位公主又是哪里來的,為何是她來接自己?

    略一回憶,頓生驚愕。

    看著有些眼熟,莫非……曾在清園寺居士園出現過的新平公主?

    哪怕蘇子籍是她的夫君,這讓新平公主來接自己去棋賽的事,還是葉不悔有些無語了。

    不過,她倒誤會了蘇子籍。

    蘇子籍隱隱覺得不安,并且雖在不同時辰,但同一天外出,一個去參加棋賽,一個去參加殿試,自己這夫君,沒辦法陪葉不悔去棋賽,正好新平公主又撞到了手里,索性向新平公主要求,讓新平公主在棋賽這天,派人來護送葉不悔出行。

    連蘇子籍也沒想到,新平公主竟自己來了,只為看一看能被蘇子籍這樣記掛的妻子是何等佳人。

    “哼,殿試都不忘記讓我派人護送,難道是狐貍精?”

    只是二女彼此見過面,并無惡語,葉不悔態度恭敬,向新平公主行過禮后,就在一旁端坐,而新平公主也仿佛嘴里上了鎖,竟也不言不語。

    牛車的氣氛,算不上多好,隨著時間推移,甚至有點尷尬。

    想到新平公主當初與蘇子籍第一次見面,蘇子籍就送了她一首詩詞,后來她更是幾次邀請去赴宴,葉不悔垂眸坐著,心里就微微有些發酸。

    近距離看了,越發能看出新平公主麗色驚人,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。

    幸好之前彼此交心,讓葉不悔對蘇子籍有了些信心,所以,她現在微酸,也只是新平公主這明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來意,而不是與蘇子籍的關系。

    但就這么一點酸意,就足讓人覺得尷尬了。

    窗外這時忽然下起了雨,雨聲的出現,讓這安靜的氣氛多少有了一絲緩解。

    牛車在雨中繼續朝著棋館而去,轉過一處胡同時,突然間,一聲悶雷,這悶雷并不大,葉不悔突然一聲:“頭好疼。”

    還沒有待眾人反應過來,就見她身子一軟,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喂!蘇葉氏!”

    新平公主本是心里莫名酸溜溜,一見這情況,頓時一呆,下意識反應是:她不會是被我給嚇暈了吧?

    才打算要讓嬤嬤看一看情況,就變故突生。

    “噗噗”雷雨中,十數個黑衣人在胡同轉彎處一間酒店內竄出,直撲而至。

    牛車跟著的護衛,穿著普通,反應極快,只聽幾聲輕響,已拔刀而出,讓埋伏著的人也微微一驚。

    但都是死士,誰也沒有遲疑,兩方面的人一沖而至,在雨夜中就以極快速度揮刀,現實里的搏殺,可沒有那樣多花樣,只一交錯,只聽“噗噗”連聲,就濺起幾股血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慘叫聲傳出,黑影閃掠,刀光銳嘯聲,令人心膽俱寒,并且有人厲喝:“大膽,誰敢襲擊公主?”

    雨中,死士沉默著交戰,可指揮的人就是一驚,難道自己竟埋伏錯了人?

    有人就問:“管大人,咱們這是攔錯了人,要不要退?”

    “沒有錯,人在里面,不想卻還有公主?”管覓虎先是不語,有人湊近說了幾句,他凝神想了想,在雨中抹了把臉,咧嘴猙獰一笑:“也罷,公主的滋味我還沒有嘗過,不許退,殺,殺上去!”

    “主公交代的任務,我管覓虎死也要完成!”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基金配资地址 吉林体彩11选五怎么中奖 昆明股票配资公司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任五 玩游戏赚钱app第一名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每天必出任5 股票指数强弱指标 亚洲彩票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湖北快3季优gd27。cm信誉 河内五分彩选胆技巧 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证券配资 十一选五特殊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