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章
    蟠龍湖·水府

    雷聲漸漸停息,淡金色的天穹徐徐上升,一瞬間,一個弧形半明的彩虹浮現在天穹中間,虹兩腳下垂,微紅、淡褐、黃色重環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活下來的妖兵,早就癱倒在地,沒誰還有著力氣跟興致,去欣賞此時美景了。

    就連小龍,整條伏在地上,身上鱗片掉落不少,鮮血流淌,要是有人能看見,就清楚,它的樣子和剛才趙公公所見的玉盤中的小龍,竟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好在看著雖凄慘,但其實并沒有傷到元氣,只是皮肉傷,氣力消耗盡,只需要休息,就能慢慢恢復。

    倒是青丘的狐貍窩,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在終于扛過了這一劫,所有狐貍都癱在地上,大口喘著粗氣。

    有狐喘息著,起身清點,不久報告:“丘主,我們損失很大,幼狐聞到了天雷,因為沒有提防,雖才死了二條,但一口汲取的靈氣,已經被震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余下合力抵御天雷,不得不為沒有修為的幼狐去當盾牌,不敢有絲毫后退,亦是傷勢頗重,要休養不少時日。”

    大狐貍頓時露出了心疼的表情,也不知道狐貍臉怎么表現出這個表情,成年狐還罷了,幼狐先前說了,自然界是很難提供蛻化的靈氣,都是許入青丘福地,汲取一口靈氣,以此為種子,繼續修煉。

    現在這一口汲取的靈氣,已經被震散,就得再來一次,福地靈氣本來不多,豈不讓它心疼?

    好一會,大狐貍才尖聲安慰:“這雖是天劫,卻不是突破瓶頸帶來,而是天機變化,是降罪,亦是機遇!”

    “既能引來這樣天象,又轟擊我們,必是與我族有緣的貴人出現了,艾瓔,你傷勢最輕,出青丘去找那個丫頭,看看,是不是她已找到了人!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回事,都查清楚了再回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只狐貍應聲。

    皇宮

    穿過已春意綻放開來的御花園,在石子鋪就小路上,趙公公與托著放入錦盒中的玉盤的男子,都沉默行走。

    眼看再走一段路,就到了御書房所在,前方岔路,一個小太監急匆匆走來,趙公公頓時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出事了……”小太監到了趙公公身側,耳語了幾句。

    趙公公皺了眉:“膽大妄為,竟敢在京城中公然行兇,步兵衙門都是吃干飯的不成?這事不能只靠他們,你去告訴方真,就說行兇者,務必不能有一個逃脫,至于林玉清……”

    這事不好辦了。

    涉及到林玉清,容易被拔出蘿卜帶出泥來,讓方真去抓捕,暴露了什么不該暴露的事……這樣一遲疑,就察覺到了持玉盤的煉丹士的好奇一瞥。

    趙公公:“這事,交由有關衙門處理就是。”

    直接將球又踢了回去。

    說完,就不再多話,讓小太監去傳消息,繼續帶著持玉盤的煉丹士朝御書房去。

    到了時,他微微哈著腰,悄無聲息進去。

    他這樣的首腦太監,都是不必傳稟,可直接進來。

    進來了,發現御書房內竟有著兩撥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撥,是負責這次科舉的正主考官,朝中赫赫有名大學士,正面色平靜的恭敬站在一旁,木雕泥塑一樣。

    而正被皇帝問話,是個女官。

    趙公公看了一眼,發現是永安宮的女官,就不感到奇怪了。

    現在帝后二人有了破冰跡象,皇帝對皇后的事一一記掛,實在能理解。

    就如現在,皇帝沒去理會站著的官員,問:“皇后每日用膳如何?”

    女官恭敬答:“娘娘最近食量多了些,尤其皇上您前幾日賞的果子,也用了一些,說是很開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皇帝點了下頭,又說著:“皇后有心悸的毛病,睡的安穩不安穩很關鍵,你們這些近身服侍的人也要多上心,上次送過去的香,就是助眠暗神,可點過了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娘娘倒是沒讓點香,但您賞的熏香,娘娘似是很喜歡,連被子也熏過了,倒是比前些時能多睡上一小會。”

    女官想了下:“還有,娘娘前兩日喝了楓露茶,也說好來著。”

    皇帝細細聽著,笑著:“皇后與我口味相近,楓露茶是用香楓嫩葉制出的楓露,點入茶湯,每日早起喝上一盞,十分提神。”

    “但再有助益,也不可貪杯,皇后與朕是敵體,你們要用心伺候,能伺候好了一分,就是有功——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將會元的文章呈上來。”皇帝面向大臣時,就又換上了一副面孔,神色有點平淡。

    這位大學士早就習慣了面對這樣皇帝,皇帝如剛才對女官那樣溫和,他反要覺得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么,要被清算了。

    見皇帝終于問到了自己這里,就要親自將文章遞過去。

    趙公公忙先接過來,再轉手遞給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展開看了,這殿試的文章,不說別的,這字就讓皇帝微微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會試時,皇帝曾經讓人將蘇子籍的卷子調出來,親自看過,這字跡雖然沒變,可會試時,蘇子籍一手字很漂亮,而這殿試的文章,字跡卻有些微微潦草,少了那份飄逸閑適,多了一絲浮躁。

    但他眉才蹙了,在看到文章內容后,就又松開了。

    會試時,蘇子籍的字雖好,可文章刺得皇帝心一痛,此刻卷子,字是差了點,但文章內容,比會試時,更圓潤。

    但要說不如會試又不是。

    風格不同罷了。

    同樣是可以傳頌出去的好文章,沒有多少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默默看完,皇帝沒先發表意見,而問著面前臣子:“你覺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臣覺得,單論文章氣韻,實讓臣嘆為觀止。”大學士微微低頭,回話。

    說這話時,眼前不由自主浮現出會試結束,皇帝態度變化,所以他這次不敢說的太詳細,只小心回了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皇帝這次倒是沒怒,而是沉默了一會:“可惜,字略差。”

    說完,也不說結果,直接就揮手讓大學士下去。

    這位大學士來時還打算著,是不是又要接受一番雷霆之怒,卻沒想到這一次皇帝倒是很心平氣和,根本沒露出絲毫的意思來。

    可多年的皇帝,殺伐決斷,已積威甚重,令大學士只敢心里想一想,恭敬應了一聲,就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贵州省快3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一等奖 河北体彩11选五玩法 天津快乐10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 二分彩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 上海快三秒的电话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 彩票网 股票配资平台诈骗案 天吉双色球彩票论坛 000028股票行情 三分彩前一计算公式 股票分红什么时候到账 pk10极速赛车官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