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章 手令
    在曹易顏快速翻看到第二卷時,一個男子就趕到了,一步進來,一揖:“主公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此人是曹易顏在京城的人手,曹易顏籌謀多年,自然是凝聚出一幫人,但都各司其職,有事忙碌,像衛忠這樣為他處理一些臨時多出的雜事,反不多。

    但此人的確很適合打探消息,就看長相平庸,扔到人群中幾乎就找不出,就能看出他在這一領域的確是有天賦,適合吃這碗飯。

    見他到了,曹易顏就將書卷放下,吩咐:“我有兩件事要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就是調查應國情況,雖這群應國人自稱乃大魏的義士,但是不是,有多少忠心,我都不得而知,這需要你去核實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就是摸一下青丘的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青丘的入口雖一直都不曾有真人發現過,就連劉湛都找不到入口,但既有青丘的傳說在大魏流傳,就說明必有青丘里的妖怪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既能出,能入。但這都不是重點,我需要你好好調查一下,大魏世祖皇帝,是否真的曾與青丘妖怪有過接觸,是否真有寶貝遺落在了青丘。”

    “記住,以上兩件事,都只是讓你去摸清情況,切記不可輕舉妄動,發現了什么,也要回報與我,不可擅自行動。”

    衛忠的名字,是取自“魏忠”二字,能以這二字為名字,可見對大魏的忠心,對曹易顏的忠心。

    聽了吩咐,就立刻應下,哪怕知道這兩件事探查起來都可能兇險,也無懼色。

    曹易顏滿意地點了下頭,揮手令其退下。

    等衛忠出去了,曹易顏背著手看了一會墻上的一副山水圖,覺得無論自己怎么琢磨,都無法畫出如劉湛親筆的大氣磅礴。

    他看了片刻,轉身自言自語道:“不得不說,偽鄭立國三十年,根基漸漸穩固,現在就算多了應國這個基石,也難撼動。”

    “歷史上二世而亡者,必有內亂,又或濫用國力。”

    “偽鄭的太祖,今上都對此很謹慎,現在唯一之計,就是煽動齊、蜀兩王內亂,或者蘇子籍崛起,相互廝殺也可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,不能讓天下太平。”曹易顏咬著細細的牙,凝神想著:“也許,我可以讓人引見齊王,打入齊王內部,更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時間回到小半個時辰前,天機妖落在不遠處停著的牛車里,令充車夫妖怪駕車離開。

    “曹易顏雖好言相送,但我能感覺到,他對我起了警惕之心。”天機妖一靠,讓牛車離開,看似表情淡然,十分從容,實際上在沖動隨說出去的話而消散,剩下的就是表面云淡風輕下的后悔。

    “我這是怎么了?竟越來越沉不住氣?”心緒有些紛亂,天機妖眼睛里閃過郁色,手一伸,一個手令出現在掌心,被它擰眉細看。

    這手令,是它找了齊王議事,結果在不歡而散,齊王又突然派人送到自己手上的。

    他因去見了曹易顏,還不曾對這手令上內容好好琢磨。

    之前看的時候,也只是匆匆看了一遍,此時再展開,繼續看著,天機妖的心情依舊是不算好。

    也的確沒辦法讓他心情好起來。

    本來,天機妖是想讓齊王下達命令,這樣一來,責任就可由齊王來擔,真的將來出事,受反噬的主體,也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與齊王一番交涉,讓它意識到,齊王實在是不好忽悠。

    當時就沒同意,而后雖同意了,可這同意,與不同意又有多大區別?

    天機妖看著這手令上內容,搖了搖首。

    “雞肋啊。”

    這東西,簡直就是雞肋,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。

    原來,齊王竟只是委托它去觀察龍宮。

    就算齊王不給這手令,天機妖想要觀察龍宮,自然也能去得,但不下命令,除了去那里轉一圈,看一看,但凡做了什么,都是天機妖自己承擔,這事,可不是跟沒去找過一樣?

    還平白冒了一回風險,何苦來哉?

    天機妖這樣想著,突然間悶哼一聲,臉色煞白,身上一抖。腦袋有人突然砍了一斧朝著骨頭縫里深挖一樣,疼得讓他整只妖都抽搐起來。

    好在這疼痛來得快,去得也不算很慢,大約一盞茶時間,疼痛漸漸減輕,慢慢消散了。

    只是,頭疼這種折磨雖結束了,但天機妖眸子多出了一絲紅意。

    “可恨,這等秘法,卻有著這樣的后遺癥。”

    天機妖也是清楚,當年龍君開辟百術,其實都是新創,任憑多大本事,總有罅漏之處,怪不得龍君。

    但親身體會,才知道這后果有多難當。

    “放出去的分魂,帶著戾氣,卻不肯安分,必須拔除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往前走了。”天機妖對前面駕車的妖怪說:“掉頭,從小路直接去碼頭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們是要乘船離開京城地界嗎?”前面的妖怪問。

    天機妖頜首:“對,目的地順安府。”

    豐安渠

    連綿的官船順水而行,甚是壯觀。

    有時蘇子籍立在船頭向著兩岸望去,看著好奇又敬畏朝著河中船只望來的百姓時,會有一種恍惚之感。

    去年這時,他還只是一個普通讀書人,何曾想過,自己也會身著官服,被甲兵護衛,獨占一艘官船的一天?

    那時想到了今日,怕已覺得滿足了。

    畢竟那時的他,還在為能不能考上秀才、舉人而憂心,還在為一小小縣城內的幫派而煩惱,為了幾十兩銀子而發愁。

    可真等考中了秀才,考中了解元,又進京得了這狀元,心底依舊沒有滿足。

    天高任鳥飛,海闊憑魚躍,這天下之大,好不容易來這一遭,又豈能輕易滿足現狀?

    果然,最難填滿的是人的野心與欲望。

    “順安府,別人當我是進了泥潭,我倒覺得,這是一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蘇大人!”一聲呼喚打斷了聯想,蘇子籍無需稟報,就知道荀司辰過來了,停止了這種隨意放縱的想法,轉過身,看向跳上了官船的青年侍衛。

    這侍衛幾日前偶爾在欽差官船上遇到,進而攀談,與之結交。

    蘇子籍當然知道此人的來意,但對此人的私交來說,倒也并不反感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东方6十1预测分析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 天津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好 二分时时彩技巧 股票视频教程 买江西快三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件 云南省十一选五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投注价格表 十一选五杀号准确率90 马耳他幸运飞艇开奖开到几点 上海期如意期货配资去哪里开户 丽珠集团股票行情 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