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 豈有鐵板
    蘇子籍可不是毫無閱歷的新進士,在去西南時,甚至與太監、欽差、大帥較過力,可以說,這代表三種朝堂勢力的頂尖人物,都給蘇子籍上過一課,讓蘇子籍提前適應了官場共事。

    只是一會,他就發現了祁弘新雖對他看起來客氣,但眼眸中卻有著一絲輕視,明顯是有些瞧不起。

    “或是因與我見過兩面,以為我是畏懼蝗災與虧空的事,遲遲不肯報道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想到這里,就直接說:“祁大人,下官這次來見您,除了宣讀旨意、來府衙報道,還有一件重要的事,要與您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蘇大人指的,莫非是滅蝗一事?”祁弘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放下后,平靜問著。

    顯見著,不信蘇子籍能有重要的事要與自己說。

    蘇子籍也不介意,直接就從袖中取出卷著的紙。

    祁弘新見他這動作,才勉強多了一點興趣,盯著蘇子籍將一卷黃紙鋪開,遞到了自己的面前:“祁大人,請看。”

    這是什么?

    原本只是有些好奇的祁弘新接過手來一看,下一刻就猛抬頭,就和看見老鼠的貓一樣,眸光銳利鎖住了蘇子籍,問:“蘇大人,這是何物?”

    古代這種礦圖是機密,要不是眼前的人是新進士,代理府丞,立刻就要喝著拿下了。

    “祁大人,您應該已看出來了吧,這是順安府境內的礦圖!”蘇子籍神情認真解釋:“上面用黑墨標著,是在官府登記過的礦區,而紅筆標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私礦?”祁弘新接話。

    “正是!這些正是私礦。”蘇子籍點頭。

    竟然是私礦?

    祁弘新在來到順安府后,因虧空,就打過礦山的主意,特意看過官府管著的所有礦的分布圖,與這份礦圖上黑字標著的基本一致,卻沒想到,私礦竟被人隱藏了這么多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漸漸難看下來,但相對的,那雙眼睛卻越來越亮。

    “這里不方便,去那邊!你與我仔細講解一下這礦圖!”他們現在坐著,桌子不大,還擺著各種東西,生怕這張寶貴的礦圖被茶水給浸濕,而且這明顯是機密的事情,祁弘新忙招呼蘇子籍去書房。

    蘇子籍從善如流跟了進去,并用了大概一炷香時間,就將這張礦圖上的標注,以及勢力表,都與祁弘新講解清楚了。

    聽到這些黑礦里竟然還有金礦,祁弘新憤怒后,就是驚喜交加。

    再想到自己之前對蘇子籍的猜測后,老臉就是一紅。

    “蘇大人,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!”他起身朝著蘇子籍就是一揖到地。

    “祁大人何出此言啊?下官惶恐!”蘇子籍忙將他扶起來:“你我既皆是新到這順安府,面對現在府內的困境,該想的應是如何尋來銀子,將蝗災掐滅在萌芽,別的細節,莫說下官并不曾感覺到,就是有,也只是小事,在民生大計前,都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蘇大人不愧是新科狀元,果然是心明眼亮,比那等子只知道每日點個卯,就混日子的人強出許多去。”好在祁弘新高興余,還注意著自己的言辭,不然就要當著蘇子籍噴起別人是酒囊飯袋了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他刻薄,實在是與蘇子籍這個剛到的代理郡丞相比,其他人都被比到了塵埃里。

    他這樣還沒到地方就被人盯著的新任知府,想要暗中訪查事情,就很難順利。

    但別的官,尤其是那些礦區所在地的縣令,難道就真的一直毫無覺察,對轄內的黑礦半點都不知情?

    真不知情,罵一句酒囊飯袋,也不算是冤了。

    “哎,祁某慚愧啊,蘇大人你來此地沒有多少時日,竟然就把消息摸得清清楚楚,若不是有你來了,怕是我還被他們蒙在鼓里!”

    祁弘新一想到在順安府,竟隱藏著這么多黑礦,就露出了殺氣。

    蘇子籍嘆:“雖是摸清了情況,但要將這些私礦收回來,卻很難,以下官的情報,士紳介入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三大幫派,也是有人在支持,并非自發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三大幫派乃是地頭蛇,又人多勢眾,經營多年,背后或還有更高的支持,想要一舉收拾,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祁弘新聽了一哂,他并不傻,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,但為了求到銀子治蝗,連臉皮都不要了,之前更已下令殺了五十三人,早就有了覺悟,當下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笑完,就對蘇子籍說:“你上任前,有人或告訴你,不罪巨室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說本朝,就是前朝,官府就有職責,拆分巨室,十頃牌掛在縣里,百頃牌掛在府省,千頃牌掛在戶部。”

    “對外說官府賜牌,以示褒榮,實掛了牌的,十頃牌還罷了,百頃千頃的都沒多少年就煙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“連王府宰相都不過萬畝(百頃),民間豈有千頃之理?”

    “又或者有人暗里告誡你,士紳鐵板一塊,得罪一個,就得罪全部。”

    祁弘新神色滿是輕蔑:“本官讓你知道,就算是久受皇恩的官員,都不是鐵板一塊,何況士紳?”

    “破家縣令,滅門刺史,本官哪需要與這些人妥協周旋?本官立刻點兵,將這所謂的三大幫一舉殲滅。”

    “已有礦圖,想知道盤踞在何處,不過是一群江湖人,全部剿滅又有何難?蘇大人,你就等著看本官收回私礦吧!”

    見祁弘新殺氣騰騰,甚至在自己面前也毫不避諱這種猙獰,蘇子籍不由無語,心想:“看來祁弘新殺了五十三人,已徹底放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這樣也好,祁弘新打算帶著郡兵去圍剿,自己就不用擔心此事,也不必當此惡人,也不必讓曾念真多費力氣在這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好可以做一做別的事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蘇子籍就對祁弘新說:“既是這樣,下官恭賀大人馬到成功,不過大人日理萬機,等收回了,這些私礦的處理,還請交給下官來主持吧!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祁弘新又有些疑心。

    礦產的買賣,自然有筆油水,不過祁弘新之前誤會了蘇子籍,現在也難拒絕,聽了蘇子籍的主動請纓,這事交給蘇子籍去做,也未必不合適。

    作郡丞,做這事是在職責范圍內,而且蘇子籍比自己來得還晚,也不用擔心與本地的勢力有太多牽扯,最重要一點是,礦圖跟勢力是蘇子籍暗中走訪摸清楚,也得講究一個禮尚往來。

    ()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三国杀玩法视频教程 11121期排列3推荐号 快三助手 股票网站_佳永配资开户_-首页 江西时时彩停售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投注 聚财略配资 买快乐十分 赌场玩法大全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百度 加拿大卑诗快乐8开奖结果网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顺序表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旺彩双色球恢复原版 江苏快三开奖直播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