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四百十九章 天鼓
    “什么叫反常,這就是反常!”

    “本來勸諫是正常,但急到這程度,就不對了,難道是黑蟒精沒有文化?”

    這也是可能,畢竟是妖怪,許多本能未蛻,讀的書少。

    就算這樣,青丘君也有些反感,這也是黑蟒精急了,病急亂投醫,更加上雖與青丘君共事,但二妖平時接觸不多,在他眼里,青丘君平時做什么都是冷冷淡淡,給他一種可欺的感覺,自己只要將事情夸大一些,恐嚇一下,不怕它不害怕。

    偏偏他想錯了,青丘君聽到了這番話,不僅沒有同意與他一同去勸說龍君,反直接就拒絕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再說了。”青丘君表情冷淡:“青丘雖得爵位,卻沒指望這爵位真能千秋萬世,龍君乃我們主上,什么事該做,什么事不該做,龍君知道,我也同樣知道……就是不知道,你是不是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,青丘君意味深長看了黑蟒精一眼,轉身走開。

    黑蟒精沒想到青丘君居然聽了這番話,還能直接拒絕,更讓他心里一跳的事,青丘君冷淡拒絕同時,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異常。

    “算了,去找別的同僚進殿勸說也是一樣。”他不想承認自己這一刻被這青丘君看得心慌了一下,目光一轉,落在不遠處與幾個小妖說話的一個大妖身上。

    這大妖身著墨綠色長袍,上面點綴著一些不算顯眼的寶石,整體低調奢華,長身玉立的大妖更長了一張在妖族化形中也算得上出色的臉,烏黑頭發半披散著,只頭頂用一根同樣墨綠色的簪子別著,面上五官平靜,眸子看過來時,往往能讓妖怪也覺得心情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黑蟒精也是沒辦法了,青丘君說不動,這大妖其實在性格上也同樣是沉穩淡漠的一類,黑蟒精猶豫再三,才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方澤兄,龍君現在肯在午時三刻降雨。”黑蟒精開口就說:“這事說起來,其實也不過是意氣之爭,是,魏朝皇子直接規定了時辰,這是對龍君不敬,我也心里生氣,但一碼歸一碼,這出氣的事,完全可以等以后有時間再找補回來,根本沒必要在這關鍵時,拿降雨這種事賭氣。”

    “真因這事與魏朝鬧掰了,他們只需要下旨呵斥,龍宮就要動蕩,魏朝直接下令剝奪了龍君的封號,到時失了封號,就是有著龍君的權柄,也要徹底失了凡世的祭祀信仰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損失,可就太大了,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事,想必龍君亦是清楚,你也不必這般著急。”大妖深深的看了它一眼,不置可否,不肯再談,轉身離去,氣得黑蟒精臉上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這一個個的,到底是真不覺得得罪魏朝是大事,還是對殿內龍君太信任?

    “咚!咚!咚咚咚!”

    突然之間,不知從何處傳來了一聲悶聲,這聲音既似是天上的雷鳴,又似是源自心靈,哪怕以黑蟒精的道行,也悶哼一聲,被震得心神不寧!

    這還罷了,一聲余音不絕,又一聲響起,激的淡金色的天穹波光蕩漾。

    鼓聲重重地敲響,雷一樣督促著,每一聲都敲在龍宮妖怪的心頭,讓它們幾乎喘不過氣來,似乎隱隱中還帶著一種天威。

    修為低微的小妖只聽了幾聲,就軟癱在地,動彈不得,而還能站著大妖也表情凝重下來,覺得不怎么舒服。

    這鼓聲中,龍宮在微微的顫抖。

    此時向高空望去,淡金色的天穹受此震動,淡淡云霧散下,而更遠處,四面八方某種力量在匯集,遠遠的就以龍宮為中心盤旋成一個巨大旋渦!

    小妖沒有什么感覺,但青丘君就能感覺到,附近圍聚過來的力量,在迅速演化,似乎在督促,充滿著一種可怖的氣息,不僅僅使青丘君寒毛都立了起來,也使里面的小狐貍一暈。

    這是它第一次直面天威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!”

    只見小妖感覺不到,比小妖還差的蝦、蟹、魚等,似乎感應到了危機,原本都微弱著龍宮游著,現在不顧一切向四面八方逃開,這實在是太過驚人。

    青丘君本來只是冷淡站在一處,遙遙看著黑蟒精又去與別的大妖說話,此刻聽到這鼓聲,看見這異相,不禁變色:“這是什么?何故至此?”

    朝廷為什么就這樣急,非要督促著龍君在午時三刻降雨?

    這事實在是不同尋常,本來她也只是覺得,這不過是魏朝派來的皇子傲慢無禮,而龍君不肯在午時三刻下雨,也只是龍君與魏朝皇子的一種意氣之爭。

    可現在這樣一看,情況很可能并不是這樣。

    真僅僅是意氣之爭,朝廷沒必要催促到這種程度,仿佛龍君不在午時三刻降雨,就要徹底與龍君撕破臉,何至于此?

    難道降雨一事,不是該朝廷更著急,只要能下了大雨,就該高興?

    這種刁難,反似是下雨是其次,刁難龍君是最主要了。

    而黑蟒精這樣著急,或并不是沒有學過文化,而是別有用心了。

    青丘君疑心頓時深了,神色轉冷,她覺得,這樣的情況下,甚至不止是自己,就是別的大妖也必感覺到這種異常。

    眼見著黑蟒精在聽了幾聲鼓聲,竟然直接闖入了大殿,青丘君忙過去,與同樣走過來的身著墨綠色長袍大妖對看了一眼,但出于對龍君的尊重,它們沒有立刻跟著進去。

    “龍君,天鼓在催促了,你不能一意孤行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催促不行,必有天譴,您或沒事,但宮中的妖怪,卻承擔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請您三思呀!”

    直到聽到了里面傳來了黑蟒精的嚷嚷聲,甚至與阻攔的兵卒撕扯起來,它們相互看一眼,就急急入內。

    結果就看到一些被黑蟒精打了的蝦兵蟹將,都鼻青臉腫相互扶著站起來。

    而高座上的龍君,正目光低垂,看向下方站在最前面的黑蟒精,神色沉凝:“什么時降雨,孤自有主張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副樣子,難道是想以下犯上,逼迫孤?”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云南期货配资公司 七乐彩玩法说明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55125彩吧论坛首页 捕鸟达人老版本下载 000851股票分析 辽宁快乐12遗漏任五 11选5前3组选投注技巧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澳客网七星彩专家杀号 精准生肖中特 厦门现货黄金配资公司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