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五百二十章 天下莫能與之爭
    這對夫妻又繼續叩拜,領了懿旨。

    永安宮的太監傳了皇后懿旨,笑盈盈將一個匣子雙手捧著,交給了蘇子籍。

    縱是有些人好奇里面是什么,也不敢去催著蘇子籍打開,來給自己解惑。

    但單憑皇帝賞賜下來的這些東西,就足以讓人驚嘆。

    這些東西,其實真說起來,都不算貴重,有些朝臣立了功,皇帝賞賜也是會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其中有一樣東西,卻引起了許多人驚嘆,那就是,皇帝賞賜給這對夫妻的兩柄玉如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玉如意由皇帝或皇后賞賜下來,意義絕不是物品本身價值這么簡單,光憑字面意思來理解,就能看得出,得了玉如意的人,必是得皇帝滿意。

    “代侯,怕是圣眷不小。”

    來的這幾十人中,當然大部分并沒有想的那樣多。

    但有幾人,不像是別的舉子,恰恰相反,敏感度很高,甚至算是有心人。

    這次會冒著風險來參加代侯舉辦的文會,無非是本著“投資”的想法,覺得去齊王那里,以自己根基出身名氣,根本不可能博得關注,可來到代侯這里,那就可以受到重視。

    寧做雞頭不做鳳尾,也就是說的他們。

    其中的代表,就是張瀾跟賀柄之。

    賀柄之來之前,還曾被人勸說過,他自己則抱著搏一搏想法來,恰看到這一幕,讓他內心驚嘆之余,暗暗欣喜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是賭對了,果然,陛下既會讓代侯入籍,就說明不會再追究當年的事,代侯能被認回來,就代表著正統,就算眼下有些式微,但有著帝后寵愛,也未必沒有一爭之力。”

    也有作為別人“探子”,參加這場文會,好打探一下代侯情況,看到這一幕,心中亦一驚:“這么看,陛下對代侯不薄,看來要重新估計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兩位太監沒在畫舫停留多久,只在蘇子籍邀請下喝了一杯酒,就客氣告辭:“宮門要鎖,我等不能久留。”

    “請恕我不能遠送。”蘇子籍深深作了揖,眼見著太監沿著船舷而去,這才露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“帝后賞賜,我這局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太監,蘇子籍先帶著葉不悔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,就著燭光一看,就笑了:“這是五百畝郊外田地的地契,你且收著,以后我們府邸,就不需要買米了,足自己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銀票有五千兩,你也先收著。”這兩樣東西,蘇子籍直接重新放進匣子遞給了葉不悔。

    “你是夫人,全家都有你掌管。”

    又翻看那本道經,原本以為,能被皇后特意賞賜下來的道經,也許可以讓自己增長一點經驗,但翻了一遍,半片紫檀木鈿都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“看來只是一本普通道經,沒有特別。”蘇子籍微微失望。

    而且看字體,也不是有感悟的手抄本,而是印刷,這是連一點二點的經驗都不會有了。

    正打算合上,讓葉不悔一起放進匣子拿回去時,突然心一動,將自己剛剛翻過的一頁,又翻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這里竟有指甲痕跡?”蘇子籍又仔細看,發現自己剛才果然沒有看錯,這一頁,一行字下面被指甲掐過,雖不明顯,但一行行的讀過,或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而蘇子籍眼神好,只是隨便一番,就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“夫唯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這是在提點我?”蘇子籍默念著這一句,心一動,若有所悟:“卻和我以前感悟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縱觀歷代爭嫡,有二種人是一早就出局。”

    “一種是自己放棄,表示無意帝位,這種人,不管是假是真,第一時間就出了局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州萬方,上億百姓,天下神器,終歸要托付給一人,誰敢把這擔子給不能擔當的人?”

    “其次就是結黨營私過甚的人,就拿我原本世界最近也是最有名的滿清九子爭嫡的和電視,八王結交滿天下,不僅僅百官,連阿哥都折服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人也第一時間出局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市井,才有人喊著我要逆天,與齊蜀兩王直接爭,就算爭贏,怕在皇帝里也難有好印象,這不爭之爭,才是皇后屹立于今不倒的法寶。”

    “她這些年動了,爭了,怕有再多情分,也要消磨干凈。”

    “主上。”就在蘇子籍沉思時,簡渠敲門進來:“時辰已是不早了,宴會是不是該結束了?”

    “是該散了。”蘇子籍將這道經也直接交給葉不悔,跟著簡渠走下了樓。

    “諸位!”他朝著在場舉子一拱手。

    待現場安靜下來,大家都看向,蘇子籍才繼續說:“新年快到了,本侯受此大恩,無所表達心意,愿親筆手繪千福圖,獻給陛下和娘娘。只是本侯手藝不精,諸位有書畫的先代作品,可以與本侯交換!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用本侯的書畫藏品來交換,還是用別物,到時都可以細談!”

    舉子聽了,不管是不是真心,都熱烈響應。

    “侯爺果然純孝!”

    “侯爺一片孝心,有的話,必送來!”

    “學生家中就有幾樣書畫藏品,到時可以送來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立刻表態有,還是表示只要遇到了就會送來,蘇子籍都作了揖表示感謝。

    在圣旨跟懿旨到來前,堂堂一個國侯,更是本屆狀元,對這些舉子態度和氣,就已讓人覺得他能禮賢下士,而接了圣旨跟懿旨,還是謙虛近人,更是讓人心折。

    “代侯大有風度。”不少人就有過這念。

    直到畫舫靠岸,送走了這些人,蘇子籍才輕輕呼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也被周府的車接走了,我們現在回去?”葉不悔這時也送了人回來,見蘇子籍還站在畫舫里出神,輕聲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這場文會看似不成功,因來的人大多是無名之輩,可因圣旨與懿旨到來,帝后賞賜,莫說只來幾十個無名之輩,便只來了幾個人,也無人再敢笑話。

    見葉不悔因得了玉如意,尤其是多子多福玉珠露出的羞色,到現在還沒有消去,蘇子籍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。

    “夫人既這么說了,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臉頰白里透紅,蘇子籍帶著一點調侃意味的目光,讓葉不悔連耳朵尖都跟著紅了。

    等離開畫舫,與簡渠、岑如柏等人乘牛車回府,夜色已徹底深了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体彩环岛赛可以搞鬼吗 中国体彩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胆拖玩法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投注 qq股票推荐 北京塞车pk10现场直播 五粮液股票 极速赛车怎么看规律 股票分类为哪几种板块 北京pk拾一期一个计划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 秒速赛车冠军规律 红马甲炒股软件 腾讯分分彩预测的软件下载 为什么那么多大妈炒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