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五百二十七章 稟告(下)
    段衍行掌握部分禁軍,關鍵時只有稍有傾向,自己就可宣布皇帝病重,有詔立自己為太子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你辦的不錯,下去領十兩銀子,這是本王念你辦事有功,賞你。”收回思緒,齊王對陳管事說。

    “小的謝王爺的賞!”陳管事跪下謝恩。

    這賞賜雖只有十兩銀子,但能被王爺賞賜,就說明自己做這件事做對了,能被王爺信任看重,這才是最喜歡的賞賜。

    主子的信任跟看重,就代表了權利,而有了權利,背后站著齊王,有多少銀子摟不到?

    “王爺,我看段府的段勤,似乎常常在茶館喝茶,是不是可以進一步接觸,小的回頭再與他見一面?”陳管事心頭火熱,小心翼翼問。

    齊王瞥了他一眼,才覺得這奴仆會辦事,對方的蠢笨就又讓他無語了。

    他倒也沒計較陳管事的話,畢竟府內一個小小管事都能看透這件事本質,都能聰明了,他反要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嗤笑一聲,他只是淡淡說著:“以后你可以和這人聯系,不過姓段的可不會輕易上船,怕你要吃閉門羹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這是哪里話,奴婢是王爺的人,只要對王爺有益處,就算一百個,一千個閉門羹,奴婢也吃的香。”陳管事立刻恭敬說著。

    “你這奴才這話有點人味了。”齊王略滿意的一揮手,就讓陳管事退了下去了,神色略深沉:“段衍行,哪可能在這時投靠我,不過,只要彼此有心,掛條線就可以達成默契。”

    段府

    將軍府邸,與文官不同,遠遠見十數個帶刀近衛巡查,這榮耀比得上侯府了,侯府按照功勞不同,也就是十人到三十個帶刀府兵編制。

    “老爺,事情就是這樣了。”大廳處,將在茶館的遭遇向段衍行稟報完,段勤就恭敬站著,等候著段衍行詢問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巧遇到了齊王府的管事,還交談甚歡?直到最后報名,才發覺了身份?”段衍行蹙眉,陷入到了沉思中,就像齊王所想的那樣,能走到今天地位,段衍行在揣摩上位者心思上,還是有些獨到之處。

    起碼他就明白,此時并不是輕舉妄動時,一動,說不得自己這還算得皇上信任的人,就要被皇上所懷疑了。

    掌兵之人最怕的是什么,還不是不被掌權者信任?

    一旦被懷疑,手里的兵越多,又不能翻盤,最后的下場恐怕就越慘。

    尤其是當今從繼位起,就在不斷收攏兵權,除被信任的人,剩下將領,都是被壓制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能在此時亂了陣腳啊。”段衍行想著。

    但不想被卷入奪嫡漩渦,卻不代表著不想與下一任皇帝打好關系,齊王會是能取得最終勝利的那個人?

    不,眼下要想的事,齊王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碰巧?不,這種巧合,雖有可能,但在眼下這個節骨眼,卻過于巧合了。也許的確是齊王派來的人,不過,就算是齊王派來試探我,我也要穩住,看一看齊王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想要拉攏我,與我交好,還是想讓我投誠?又或者只是廣撒網?”

    “大人,這事是碰巧遇到的可能性不大,依我看,這怕是齊王在試探您,向您示好。”段勤也仔細想過,這時求問:“齊王是諸王中唯一對武人十分親近,別的王爺,包括新入籍代侯,都沒有明顯偏向,您是京中最炙手可熱的將軍,齊王必十分重視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,是不是加強和齊王的聯系,看看他具體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糊涂!”段衍行原本只坐在那里沉思,聽到這里,頓時冷冷呵斥。

    段勤一愣,就聽到段衍行說:“我是什么身份,齊王是什么身份?在這種時候攪合到一起,萬一被那位知道了,焉有好果子?”

    他朝著皇宮看了一眼,面有驚色。

    皇帝登基十八年,權威日重,手段也很驚人,不少掌握重兵的大將一個個拿下,別的不說,前幾年炙手可熱的西南大帥,斬首于菜市口,他不能不警惕畏懼。

    “現在齊王正與代侯相爭,看似是二人相爭,其實不然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聽說的皇帝給代侯賞賜玉如意的事,段衍行壓下了心頭的蠢蠢欲動:“本將軍在別的事情上或并不謹慎,但唯有這件事,絕不能摻和,就讓齊王和代侯自己去爭吧!”

    他又不蠢,哪怕傾向齊王,覺得合武人之心,但皇帝仍在,且自己手里有著兵權,此時冒頭,就真應了那句話:先出頭的椽子會爛。

    “此時還不是時候,我需要繼續蟄伏,等待時機。”這樣想著,就揮手讓段勤退了下去,只是見段勤退下,突然又喊住,見著段勤眼巴巴看過來,沉吟良久:“不過,你自己本人試探下,或還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,別有任何許諾。”

    代侯府

    府內的牛車從大門直接進去,到了偏院才停下,聽著大門慢慢閉合,這次回來的有點晚了的蘇子籍,下車后就朝著正院,低聲交代著野道人事情。

    “此事牽線就可,以后不必多聯系接觸了,等他們結識來往多了,就可發動了。畢竟偶然碰到,可以說得通,碰上了還相互聯系多時,就自然說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野道人認真聽了,領悟了蘇子籍的意思,連忙應是。

    說了兩句,蘇子籍的臉色依舊不是很好,仍有些頭暈,但比之前已強出些,勉強走到正院門口,讓野道人回去休息了,他則腳步緩慢地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相公!”早就等著他的葉不悔,在此時迎了出來,見他面帶疲憊,頓時心疼上前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累著了?我扶你進去。”

    雖身體嬌小,但葉不悔身體和以前不一樣了,再勞累,往往也是休息一下就能恢復過來,在力氣上也有了增長,扶著蘇子籍,竟也不覺得累,真一個人就將他扶到了臥房。

    旁人想要幫忙,也被葉不悔用眼神喝止了。

    見蘇子籍一躺到床上,就很快睡著了,她又小心翼翼給蘇子籍扒了鞋子、襪子,將被子給他蓋好,守著看了一會,見他是真只是累了睡著,這才放心,沒讓人去喊大夫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 双色球名家专家总汇 上海配资风控招聘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北京福利彩票福彩论坛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 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快乐10分中奖规则表 极速时时彩是怎么回事 无锡配资炒股 海南体彩走势图 浙江11选5怎么计算号码 江西十一选五软件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 创业板开户需要50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