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六百零九章 響鈴草
    洛姜有些驚疑地抬頭看了代國公一眼,結果與蘇子籍目光一對,那雙清凌凌的眸子,仿佛能看破她心中的一切所想,讓洛姜又立刻低下了頭,應了一聲:“是!”

    看著洛姜老實地走出去,去守著,蘇子籍才對畢信說:“現在你可以說了。”

    畢信并不知道在這代國公府里,誰是代國公的心腹,見代國公似乎還挺信任這個少女,就以為她必是代國公的心腹,沒了外人在,畢信的話也就容易往外掏了。

    “指揮使大人,末將想求您一件事,如果能辦到,末將就發誓追隨您,甘愿做馬前卒!”

    “畢信,你這話說的可就有些嚴重了。”蘇子籍沒有立刻答應,而勸了一番:“你可是伯府的公子,有什么事,還需要找我來幫你?”

    畢信苦笑一聲:“伯府的公子?實不相瞞,大人,末將在康樂伯府里,連個普通庶子都不如,不,連普通的管事都不如,這也就算了,我也沒什么可怨懟,只想著以后靠自己的努力,讓身邊的人過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母親,她、她在末將去年故去,當時給的解釋,是生了暴病,來不及請大夫,人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,我相信了,我一直都信,畢竟這話是我父親說的……但若父親為了幫他更在意的人掩飾罪行,故意騙我?”

    畢信眼圈泛紅,啞著嗓子:“事關家母的死因,末將想求指揮使大人幫著調查,讓末將知道,家母到底是死于暴病,還是死于中毒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聽了之后,沉默了一會,才說:“你這話可重了,你是懷疑你大哥毒殺了你母親?你可知道,一旦這事泄漏,康樂伯府就有不測之禍!”

    蘇子籍眸子清凌凌,似乎直穿人心,畢信重重的拜了下去,聲音嘶啞:“是,末將就是有這懷疑。”

    “末將不敢請代國公替我討個公道,末將也不想使康樂伯府身敗名裂,末將只想著知道實情,只是末將在康樂伯府中,根本沒有可用之人,又不敢用羽林衛的人,末將想來想去,只有代國公才能幫我一把,所以才求到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還請大人成全。”

    畢信連連叩首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一片純孝之心,難得,我可以答應你。”蘇子籍暗嘆,畢信也不簡單,雖然以畢信的處境,其實投靠自己是唯一最好的選擇,但是能迅速想到,并且還以此投靠,就不簡單了。

    讓上位放心,其實就是這種帶把柄的懇求。

    畢竟投靠其實是相互認可的過程。

    見畢信一下子仿佛松了口氣,蘇子籍又說著:“不過,可能會驚動了你母親的亡魂,即便如此,你也要知道真相,是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

    見畢信沒有改變想法,蘇子籍出去,讓人去查,誰會檢查尸體。

    剛才在屏風后,籍寥寥幾句話,得知了畢信來意,野道人對自家主公的判斷能力真是心悅誠服。

    這時也不避諱,直接轉了出來說:“主上,這事倒不必找旁人了,檢查尸體,我以前曾干過。”

    野道人轉出來時,畢信是嚇了一跳,這種事本是極機密的事,要是私掘母親墳墓,就算查實是毒殺,也是大不孝,要流放。

    但立刻明白,這人必是代國公的心腹。

    等到聽說野道人是代國公府的家令,畢信差點沒繃住表情——本以為是要在仆人選一個人,卻沒想到是代國公府的家令主動請纓。

    雖說英雄不論出處,但一個現在看起來像是儒生的家令,怎么還干過這個?

    野道人從不遮掩自己的過去,而他也憑著自己的實力,成功占據著蘇子籍第一謀士的地位,此時說起過去干過這事,也不怎么心虛了。

    蘇子籍倒也不意外,是了,自己還沒考中童生時,可是野道人去蘇家祖墳看過,讓人動了手腳。

    這人不僅看風水厲害,在幫派時,也見慣了各種各樣橫死,帶著他去,的確可以解決大問題。

    “那就由你跟著我們兩個連夜出城。”蘇子籍當機立斷,直接吩咐。

    倒是洛姜,見蘇子籍帶二人外去,就脆生生說:“老爺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野道人一眼掃過去,洛姜也不理會,只盯著蘇子籍看。

    蘇子籍淡淡說:“你也要去?”

    “是!您是貴人,就這么出城,萬一碰到什么事,誰來保護您?我是劍術高手,有我在,必能保您平安無事!”

    這話其實也不是假話,她的潛伏任務是盯著代國公,但是也有著保護的責任,如果代國公夜里出城她沒有跟著,結果出了事,她可是要擔責任。

    蘇子籍也真同意了:“那就一起跟著來吧。”

    讓人去給葉不悔傳了話,說是今晚有事,讓她不必等著自己了,就帶著三人乘坐著牛車,到了距離城門有段距離的地點停下,然后悄悄繞到了一處沒人看守的地方,讓洛姜飛身上去拋下繩子,一個接一個,用繩子翻了城墻。

    等出了城,靠著雙腿,四人又疾行了一個時辰,才到了一片墓地。

    這里首先矗著一座家祠,沿著栽著松柏,碧沉沉一片,畢信就說著:“這里就是康樂伯府的墳地了。”

    開國未久,遷移不易,也就是幾個孤零零的墳墓,畢信非常熟練就找到了一處,在墓碑站著,神情憂郁,說:“就在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葬在這里的,就是畢信的母親張氏了,幾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,默不言聲跟上,火折子點燃,果然見一座孤墳隆起,新生的草不是荒草,一色響鈴草,一看就知道是特意陪植。

    蘇子籍出來時就帶著挖掘工具,但在挖掘前,蘇子籍還是又問了一遍:“畢信,挖墳掘墓,這可是大事,你得考慮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原本下定了決心,但在這一刻,在站到了亡母墳前這一刻,畢信還是動搖了。

    入土為安,這可是很多人都講究的大事,自己想要挖開墳墓,讓人檢查母親的尸體,這真的好?

    如果母親并不是被毒死的,而是真的暴病而亡,那自己這么做了,豈不是白白讓母親亡魂被驚擾?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中国十大著名股评师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广西11选5彩票 炒股赚钱吗 风险大吗 海口飞鱼开奖结果 黑龙江体彩11选5官网 聚宏鑫股票在线配资平台 大公鸡七星彩 福建11选五怎么中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和值表 浙江十二快乐彩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福彩湖北快3中奖故事 时时彩十大信誉网站 股票分析师证怎么考 打牌真钱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