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一記耳光
    已經被戒嚴了的街道上,除甲兵發出的聲音,再無其他。

    牛車內同樣也沒有聲音傳出來,安靜無比。

    “大人,怎么辦?”喊話的甲兵后退兩步,低聲問著站在隊伍前冷冷看著的中年百戶。

    “殺!”冷冷將手往下一揮,百戶命令。

    圍著牛車的甲兵訓練有素,四人不由分說,刀光一閃,直接從不同角度刺入了牛車。

    甲兵的刀都是刀身略窄,但長而鋒利,四刀同時刺入,有人在里面,根本無法躲避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可猛地拔出后,四把刀的刀刃都不見血。

    百戶的臉色就是一變:“沒人?將車簾拉開!”

    立刻就有甲兵上前,將垂著的車簾直接一把拉開,里面果已空空,莫說藏著個“人”,連個影子都沒有。

    里面的“人”竟直接跑了?!

    什么時候逃的?自己雖抄近路,可有人繼續盯著,一點空隙都沒有給。

    并不知他們緝拿的乃大妖,百戶連同過來的甲兵,都面露不解,因這事透著詭異,實在是說不通。

    “說!是不是中途停過車?”百戶走到癱倒在地瑟瑟發抖的車夫跟前,冷冷問著。

    車夫牙齒上下打架,在百戶殺氣下,好不容易才將話說清楚:“是……是……不是,沒、沒有停車,沒聽到他、他下車啊!”

    這時再不知自己被卷入可怕的事件,就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雖說,到了這情況,哪怕坐車的周公子被抓住,自己也難逃被審問命運,但現在跑了,自己下場只怕會更慘,車夫現在真是怕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百戶聽到這樣的回答,頓時將眼睛一瞪,冷冷的說:“看來,你是不打算說實話了?”

    之前跟梢這輛牛車的書肆伙計,這時過來,說:“大人,他倒沒說假話,小的一直跟著這輛牛車,中途的確不曾停車,也不見有人下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奇了,人還能憑空飛了不成?”百戶冷笑。

    “人是不能,但不是人呢?”這時一道聲音插了進來,說話是一個道士。

    “青靈道長。”

    百戶認得此人,之前就配合青靈在京城各處轉,也知道雖不是尹觀派出身,卻與宮中道士霍無用是同門,與尹觀派派出了好幾個道士不同,霍無用師門只派來了這位,因霍無用的面子,對待這個沒有名氣的道人,百戶還算客氣。

    道人隨意點了下頭,就走到了牛車前,忽然湊過去,狗一樣不斷用鼻子里里外外聞著。

    這場面頗滑稽,但在場的人卻都沒有笑。

    方才的詭異一幕,已經讓他們有了一種隱隱的猜測,畢竟妖怪的存在從不曾瞞著官府。

    而道人的“努力”也沒有白費,在片刻后,他手里托著的一樣東西,就突然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道人死死盯著這一物,轉身對百戶跟甲兵說:“跟我走,他逃不了多遠!”

    清園寺

    一連幾日關閉著的山門,一片安靜祥和,辯玄正坐在自己的房間里,看著窗前的綠色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半開的窗,被微風吹得輕輕搖晃,他的心其實也并不平靜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要出什么事?”這種隱隱的不安,一陣心悸,讓辯玄有些坐不住的站起。

    “罷了,還是去給林公子燒點香。”低聲嘆著,冥冥中,仿佛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,若此時不這么做,或很久都難以再去給故友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辯玄想到這里,就從架子上取來一小盒香,去小靈塔前,才徐步抵達,點燃了一柱香插上,還沒有來得及默祈,只聽“轟”一聲,大門突然被人轟開,甲兵潮水一樣涌入,為首百戶厲聲喝著:“搜查,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!”

    辯玄認出百戶穿著的官服是屬皇城司,心里發緊,帶著溫和笑容過去,合十說著:“這位大人,不知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才一問,只聽“啪”的一聲,狠狠甩在臉上的這一巴掌,將辯玄打得都有些發懵。

    作京城知名人士,雖說不至于成特權階級,可往常來往的人俱不俗,皇城司的千戶見到都客客氣氣,一個百戶,竟揚手就是一巴掌?

    在百戶打來時,辯玄其實完全可以躲開,以他武功反擊更是輕而易舉,但受身份所限,這一巴掌,他就是提前看得清清楚楚,也只能硬生生挨了,絕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反抗了,性質立刻就變了。

    原本俊秀的一張臉,迅速紅腫起來,可見百戶使了多大力氣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自己犯了何事?哈!你勾結大妖,該當何罪,你會不知?”百戶冷笑著。

    “小僧的確不知。”辯玄也不動怒,目光平靜的看了百戶一眼。

    披著百戶的皮,的確不是當面能對抗,但別說梵門,就是辯玄自己,也有足夠的力量,致這百戶于死地。

    挑錯,誰挑不出?

    只是話才落,隔著不遠,轟一聲,火光而起。

    只見一股妖氣沖起,肉眼凡胎也能看得清清楚楚,黑氣彌漫,煞是嚇人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辯玄想要辯解的話再也說不出,臉色頓時一白。

    “妖物果然藏匿在清園寺!”見狀百戶立刻吩咐:“將這賊僧辯玄拿下!”

    既大妖真在清園寺,那這里的僧人有一個算一個,基本都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被卷入別的事也就罷了,被卷入謀反及這種勾結大妖的事,幾乎難有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皇城司百戶只覺得心里一松,再無絲毫顧忌,同時不解,清園寺是知道勾結大妖入京是多大罪,怎么還如此大膽?

    辯玄雖不知這百戶在想什么,但猜也猜得到,苦笑一聲,就沉默被綁上,絲毫不曾反抗。

    火光沖起之處是居士園的位置,在甲兵來搜查辯玄院落時,一撥人抵達,結果就有一道大鳥從大火中騰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有人下令。

    甲兵拉弓放箭,結果就這一瞬,箭還沒射到,轟一下,大火仿佛長了眼睛一般,迅速朝四周快速擴張。

    “后撤!后撤!”隨厲聲亂叫,一片大火,無情吞噬最前面的甲兵,甲兵慘叫著,這火似乎直接貫入皮肉之內,等火勢稍緩,就看到二十余具尸體橫七豎八,外表尚完整,里面卻燒焦,完全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“這火沾到一點就是死!”

    僥幸避開的甲兵狼狽不堪,有人眼瞅著關系好的同僚頃刻就死在大火,恨得咬牙切齒,更有人被威勢所嚇,面色發白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京城!它逃不了多遠,越反抗,越受反噬!”百戶知道京城對大妖的震懾壓制,大喝。

    更有人喝:“它殺死了我們這么多兄弟,絕不能放它逃走!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,殺了它,升官發財就在眼前!”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的大喝,讓有些低落的士氣再次高漲,只聽甲衣叮當,甲兵追了下去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网投担保 重庆时彩时彩走势图 体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群英会当日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平台 双色球精准计划 上海快三在线计划网站 股票开户去哪里开好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电子版 玩彩网彩票登录网址 中原内配资金流向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新疆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软件 河南快3今日开奖结果6月14号 广东11选5现场直播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