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七百二十五章 在祀在戎
    羅裴也不由一驚,他已經投靠了代王,與代王可以說一損俱損,一榮俱榮,心就是一抽,就想說話,但又一想,代王并非輕浮孟浪不知深淺的人,也并不是第一次與內閣大臣打交道,不可能不知道規矩,會突然開口,必然有著代王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羅裴于是身一沉,沒有動彈。

    首輔趙旭微微一怔,反應了過來,深深的盯了一眼紅痣,和藹的說:“代王有話,請只管說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就深深一躬,謙虛:“不敢不敢,小王只是不明白,這神祠顯靈,歷代與國都是好事,往往給予表彰加封,為什么諸位這樣嚴峻以待?小王不解,特向各位請教,有所打攪,實在不安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問這個,眾人心里一松,齊王則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因不明白,問這問題,不算過線。

    畢竟就算是吉祥物,事后也可能被皇帝詢問一下意見,真聽不懂,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成。

    至于為什么代王不懂這種事……

    諸位大臣反倒理解,列王自小在京城長大,有各種老師教導,沒成年就能接觸權貴、大臣、政務,成年更陸續上朝觀政,成年列王里最小魯王,都比代王早了幾年觀政,論起經驗跟見識來,比代王更高一些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    代王沒有這過程,哪怕是有著天賦,有著才能,欠缺的經驗,也不是一時半刻能拉起來,代王才入京多久?

    基于以上理由,在場幾個內閣大佬對代王都是寬容。

    趙旭表情更是緩和,說著:“原來代王您是問此事,這事倒還要從祀與戎說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接著,與三位閣老,就講起了大鄭的祀與戎。

    為什么嚴肅的提到祀與戎?

    祭祀,祭天祀神,天命說白了就是合法性,皇帝受命于天,自稱天子,從父親手里接過大權。

    而皇帝又是臣子的君父,百官在皇帝這個君父手里接過權力,管制萬民,又是百姓的父母官。

    而百姓,父母同樣管教兒女,大家都按照同一套邏輯管理。

    儒家說穿了,就是天人君臣父子都確立同樣關系,這祀就意味著合法傳承,重要性自然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名不正,言不順,就算改朝換代,一般也有措施,給繼位者走這合法程序,讓改朝換代變得不那么直白。

    而戎,從字面意思來看,就是軍事力量,也就是“暴力”

    而祀與戎相結合,就是合法性和武力。

    “國之大事,在祀與戎,祀還在戎之上,一個兩個神靈顯靈,這是好事,是圣天子在位,百神呵護。”

    “大規模顯靈,就越界了。”

    用更通俗的話,一兩個神仙,朝廷能制衡。

    大規模顯靈,到了將來,是朝廷說了算,還是這些同樣擁有祀戎的神靈說了算?

    一山容不得二虎,一國難容二主。

    神靈多了,就主臣顛倒了。

    都不必說神靈了,蘇子籍聽到這里,想到了之前世界,歐洲曾有很長一段時間,堂堂皇帝,都要跪著去懇求宗教的承認。

    想必大鄭皇帝,是絕不想自己由天子,落到仆人這地步。

    當然以上這些話,大多數是蘇子籍自己汲取四個閣老的經驗感悟出來,這四個人說的要委婉的多。

    “經驗+3000”

    “經驗+4000”

    “經驗+3200”

    “經驗+3500”

    蘇子籍心中歡喜,面上繃住,向趙旭跟三人道謝:“原來是如此,小王實是受益良多。”

    回過去坐下,都不必刻意查,就能感覺在想法上,有了不小改變。

    升級了?

    蘇子籍目光垂下,半片紫檀木鈿浮現。

    “【為政之道】16級(830/15000)”

    果然,【為政之道】已升到16級,隨著升級,關于剛才事,一下子有了更多感悟。

    天命就是合法性,而合法性是誰任命你,也可以罷免你。

    雖神在中國,與天分的很清楚,但畢竟近天,神可以享受香火,卻不能開口說話,因此顯圣,問題非常大。

    萬一有神開口,說大鄭得國不正,百姓信還是不信?

    個別無所謂,大規模,影響就大了,直接動搖大鄭的合法性。

    蘇子籍醍醐灌頂一樣,趙旭所說的都理解透徹了,并且還觸類旁通。

    “群體性的確是上位者最忌憚,因此皇帝不怕你有才能,不怕你位置高,卻怕你結黨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人,無論多大問題,都可以解決,但擴展到群體,就很難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手術,部分有腫瘤,還可切割,擴散了就無藥可治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子之位呢?”蘇子籍不由想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無論多強,皇帝都可切割,無非是當時損失些,但只要根基不壞,這損失根本沒有當事人想象的那樣大。”

    “歷代名臣、賢王死的還少么?當時或有不少人同情,總覺得這是大事,事實上過幾年,就沒有人聽聞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與群體結合,才讓人投鼠忌器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為什么哪一朝哪一代,皇帝都會努力削弱黨派、忌憚結黨,可就算處罰再嚴厲,很多王公大臣甚至抄家滅族的下場,但身處位置,依舊會有很多人繼續結黨,與群體結合。”

    “過去我還覺得這只能說明,人類唯一能從歷史中吸取的教訓,就是人類從來不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卻覺得,其實不是這些人不想吸取教訓,而是不得不與群體結合,否則就是輕松能被解決掉的個體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與群體結合,被上位忌憚,起碼還有一定自保,能讓上位者切割起來更費力。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總是這樣的權臣下場凄慘,不過是因為他們存在感強,所以下場才被人在意。沒有與群體結合,而早早就被弄死的官員,根本不會被人在意被人討論罷了,那些都是背景板,都是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同樣,對個別官僚,皇帝可生殺予奪,對整體官僚,皇帝都覺得無力,也是這原理。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眼前光一閃,又有了變化。

    “【為政之道】+3000,16級(3830/15000)”

    蘇子籍心里滿意,不管這場會議最終結果是什么,自己來這一趟,收獲頗豐。

    不過有人卻見不得代王只輕飄飄問了個不過線問題就縮回去,此時就有一個三品文官開口:“此事甚大,不知代王對這件事有什么意見?”

    蘇子籍看了一眼,這人三角眼,一雙眸子精光四射,卻是認識,是韓范良,新任的禮部尚書,跟蜀王有關系,沒想到這時是此人先跳出來。

    知道此人對自己不懷好意,蘇子籍自然不會如此人所愿,就笑著:“小王是來學習的,豈有什么意見?”

    一副謙虛的姿態,每個人只要一看,就覺得發自內心。

    警惕心還挺強,并不上鉤。韓范良暗暗覺得可惜,也知道不能多說了,說了句“代王謙虛了”就站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外面有人喊:“萬歲駕到——”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天津11选5万能八码 快乐10分胆拖 河内一分彩后一论坛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广西快3遗漏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图 北京11选5在线预测计划 江苏快三走势图怎么看 11选5组3多少钱 股票指数期货上海远东出版社 HR娱乐app 管家婆平特一肖期期准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内蒙快三20191025一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