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七百四十一章 知道沒有壞處
    “不必,你辦事謹慎小心,我一向放心,有些事,你知道些沒有壞處。”蘇子籍說著。

    野道人這才又坐下。

    一本早就準備好的字典翻開了,蘇子籍示意它翻著字典“說話”。

    “唧唧!”小狐貍半趴在桌,爪子靈巧翻著,翻了幾頁,指著幾個字,叫著。

    “魯王要用法器……攻擊王妃?”

    蘇子籍心一悸,立刻站起身,問:“什么時間,什么地點?怎么攻擊?”

    “唧唧!”小狐貍再次翻著字典,挨個指字,給蘇子籍看。

    野道人也湊過來看著,原本主公神秘的消息來源,也頓時明白了,心中暗嘆:“主公還有多少秘密?”

    這次是野道人口中復述:“道人動手?法器……賈嬤嬤偷渡進府?”

    “唧唧!”小狐貍繼續翻著字典,挨個指著字叫著。

    “一次性攻擊?承擔不住,胎死,承擔住了,露出本命?”

    隨后小狐貍又依次指了幾次,將它聽到的所有對話,以及它看到一些細節,都與二人“說”了。

    還用爪子扒拉了一下脖下掛著的小布袋,繼續翻著字典,用字“說”了它將銀子給“周管事”的事。

    蘇子籍臉沉似水,手微微顫抖,連忙按住,咬著牙不說話,品著小狐貍帶回來消息,之前不明白的事,現在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夢里不悔沒有流產,估計就是承擔住了,沒有流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承擔住了,會露出胎兒本命,或還因此讓她入道也跟著暴露,然后引起了皇帝的注意,也可能是魯王的人轉告,才有了后來的失蹤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對自己妻子和孩子動手,想到這里,蘇子籍神色冷冷:“既你先動了手,就別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魯王其心可誅,其行更不可容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扯來一份名單,提筆在魯王目前很寵愛一個小妾名字上劃了一條線,又在姓周管事名字上劃了一條線,最后提筆在“水云祠”這個名字上也劃了一條線,看向野道人。

    野道人剛才聽的毛骨悚然,這時立刻說著:“臣明白,就從魯王處動手,各方面都會配合,請主公放心。”

    說著,心里暗嘆,就要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蘇子籍又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?”野道人回身望過來。

    蘇子籍陰沉的說著:“不要自己干,我們選定水云祠,就讓道梵兩教先發動,制造輿論,我們控制的京報再跟進,等火候差不多了,自然有大爆竹。”

    這所謂大爆竹,指的自然就是讓一切都瞬間“炸”起來“人”或“事”。

    野道人腦子轉的快,立刻就想起了以前,各家仆人都恰到好處“口吐真言”,更是醍醐灌頂:“是,臣明白了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這次他退出去,蘇子籍沒有再叫住,書房門開了又被關上,屋內剩下了蘇子籍跟小狐貍兩個,蘇子籍寵溺擼了一下小狐貍,說:“這次任務你完成的極好,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唧唧!”小狐貍用爪子比劃著。

    “整雞還是雞腿?”蘇子籍問。

    小狐貍連連點頭,表示都要。

    “看來狐貍最愛吃的還是雞,那這次就讓你敞開了吃,連著三天,任你隨便吃?”蘇子籍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唧唧!”小狐貍立刻點頭。

    蘇子籍隨后就叫進一個仆人,吩咐:“你去廚房,吩咐給兩只狐貍做整雞,從今天開始,至少三天,除了平時給它們吃的,再額外每天準備二只整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仆人立刻應著。

    正要走,蘇子籍沉吟了下,又吩咐:“去喚薄延到書房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帶著兩個任務,仆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蘇子籍見狐貍和人都走了,這才項間青筋繃起,一腳把小案踢翻了,好好一個書房頓時狼藉不堪,書卷亂飛,筆墨也都碰翻了打滾,墨水濺得四處都是……

    “有什么毒計可以反擊?”

    “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水云祠是三洞娘娘的神祠,本來就是求子盛名,只是哪里憑空有子,里面穢不可聞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魯王的娘衛妃,曾經出過宮拜過,不久就有了魯王?”

    為政之道16級,實是把陰險狡詐都提煉到了極處,幾乎要堂而皇之,蘇子籍并不是想不到,而是這等毒計,太過缺德。

    只是魯王此行,頓時激怒了蘇子籍,不由嘿嘿獰笑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門外響起青年的聲音:“大王,薄延求見。”

    “孤知道了。”蘇子籍出了書房,站在門口轉向走廊,薄延一眼掃過,余光見到了散亂的書,暗暗奇怪,對蘇子籍一禮,鵠立跟著抵達走廊一角。

    蘇子籍目光看著院內的假山,許久才問:“進府后,可還習慣?”

    薄延本想和洛姜說話,通知她娘的消息,還沒有來得及,代王要見,心里忐忑,有些不明所以,此時聽到代王問話,連忙躬身:“府內不但食宿月錢豐足,還安排了丫鬟伺候,我本是江湖人,這等厚遇,實在感恩。”

    但實際上情況并不算好。

    現在新入府的人分成兩隊,薄延、鄭懷、龐泗等幾個明顯都武功精湛卻別有用心的人一隊,魏海帶一隊,這樣的分隊讓薄延總覺得有點不安。

    但這些話能對代王說?

    必是不能。

    他只能是恭敬地回了兩句,話里話外都是感激王爺的關心。

    蘇子籍聽了輕輕一笑,對薄延說:“你覺得好,本王就放心了——本王給你任務,王妃跟前有個賈嬤嬤,本王覺得有點問題,你來調查她,可有信心?”

    賈嬤嬤?

    府里的一個仆婦?

    薄延對這個賈嬤嬤沒什么印象,畢竟這是王妃身邊的人,他過來也不是為了長期潛伏,一直都在找機會想要干掉文尋鵬,但這樣機會并不好找,想到自己總要做點什么,或能得了代王信任看重,這也算是好事吧?

    想到這里,薄延就決定好好調查此事了,立刻應著:“有,我定會辦好大王交代的差事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由你去辦,出了結果,記得告之管家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這么輕描淡寫,越發讓薄延覺得這是代王對自己的一次考驗。

    一件調查出結果只需告之管家的事,能有多大的事?薄延也不覺得一個內宅仆婦能有什么大事,估計跟內宅陰私有關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,薄延就應聲退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人調走了,狗咬狗,洛姜和她的母親見面,就沒有人盯著了。”蘇子籍冰冷冷的一笑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体彩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电视图表 安徽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泳坛夺金河南481开奖视频 什么叫期货配资 七星彩开奖软件苹果 做网页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炒股如何赚钱原理 辽宁11选5走势图9月30 五分赛车彩票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历史开奖结果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 亚博网络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