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三章 這就是皇帝
    皇后想了想,索性先壓下這不解,問:“此事和代王有關么?”

    水云祠成了淫窩,扯出魯王的事,很難不讓皇后往代王身上想,畢竟代王不久之前才奉旨處理神祠。

    宮女回話:“皇后娘娘,是道梵兩教出手對付水云祠引出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沒別事?”皇后問。

    “還有京城一些權貴女眷也被攀扯,不過都傳的不如魯王的多。”

    就是沒有關于衛妃的傳聞,但衛妃跟魯王的事,應該比這些更嚴重,皇后隱隱猜到了一點什么,吩咐:“去查查衛妃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又吩咐:“擺駕,本宮要去見皇上。”

    鳳輦很快備好,皇后上了輦,因住處變更,與過去離得更近,沒多久就到了皇帝處。

    下了輦,抵達殿門,就見著皇帝的大太監趙公公就要出來,見到是她,忙跪倒行禮。

    皇后見他臉色有點煞白,忙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生病了?臉色不太好。”皇后看似關切問。

    “老奴沒事,只是出來吹吹風。”趙公公忙陪笑說。

    只這一個照面,里面情況,皇后就已心里清楚了,她稍稍平復一下心情,就露出微笑,往常一樣進去。

    殿里,皇帝一動不動坐在椅上,見皇后進來,這才起身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皇后見他神色,忙上前幾步扶住:“是不是又沒有按時休息?”

    皇帝勉強笑著:“你怎么來了,這樣晚,用過膳了么?一起用罷。”

    “用過了,倒是皇上,聽說還沒有用膳,臣妾吩咐了,先上些粥,總得調和下胃氣再用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皇后又問:“臣妾本不應該干政,但衛妃還屬皇家的內事,特來問問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皇后嘆著,皇帝聽了,沉重坐了下去,皺眉說:“讓這老奴來與你說吧。”

    趙公公應了是,看了看皇后的人,皇后就對她們說:“你們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官領幾個宮女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這事、這事說起來,其實是從水云祠的事開始……”趙公公簡單說了一下周良告密的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后來測試了六爺,發現的確是皇室血脈,但血脈卻不純,有妖族的血統……就測了衛廢妃的血脈,結果發現,衛廢妃是混血,的確有妖族血統。”

    皇后不由蹙眉,這事可大可小,可自己這位夫君,可一直致力清掃妖族痕跡,要不尹觀派也不會在這二十年興旺,正尋思著,皇帝說著:“朕本以為,衛妃溫懿恭淑,有徽柔之質,不想此女卻有妖族血脈,現在細想,真的是不寒而栗。”

    說著問皇后:“皇后,你說此事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大殿里,因皇帝突然一問,氣氛變得有些怪異。

    趙公公垂首在一側,不發一言,仿若一尊泥偶。

    皇后聽了,若有所思,美目瞥向皇帝。

    見皇帝認真望著自己,仿佛真的無計可施,正等著自己出主意,一嘆:“皇上,這本是謠言,鬧大了不好,六皇子既然是您的子嗣,還是宜復王爵。”

    “衛妃有著妖族血統是有錯,可她本人未必知道,話說前朝人妖混淆,不少人有著妖族血脈,也不是太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她千錯萬錯,卻為皇上生下六皇子,對嬪妃來說,生育就是有功,若您覺得不喜,降到嬪位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后宮女子,無論什么血統,大多一生被圈在小小天地里,若得寵些,還能有個盼頭,若被帝王厭棄了,日子就不會好過,有的是踩地捧高的人。

    衛妃看著還算低調,如今也不是很得寵,皇后也想高抬一下貴手,但見皇帝沉著臉,聽得極專注,若有所思,本著皇后的職責,她忍不住又勸了一句:“母子連心,要是處置了她,怕父子永遠有裂痕。”

    皇帝本思索移時,聽了這話,卻反冷笑一聲:“那倒不必擔心了,皇后你不知,怕現在那孽子就已對我有怨恨了,再多些,料也無礙!”

    說到這些,陰狠一笑,咬牙說:“你聽朕處置就是,立刻將衛妃賜死,至于魯王,降成寧河王,還有,將魯王府邸上的那些奸賊全部殺了!”

    見皇后遲疑,皇帝本來胸口憋著的怒火,竟意外散去一些,不管怎么說,皇后還是他記憶中的那個皇后。

    他放緩了語氣,嘆著:“皇后你就是太心軟了,按照朕的處置去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蹙起蛾眉,仍不贊同:“總得要給父子留點余地。”

    皇帝正在氣頭上,現在這樣吩咐,將事情做得這么絕,事后想起來怕會后悔,妃嬪死了也就死了,之前明明已看好的兒子,卻要放棄,這就是一根刺,怕就要扎在肉里,長久刺痛了。

    聽了皇后再勸,皇帝沉吟片刻:“那就對外說是病死,留著她的名分。”

    這倒是后妃出事留些顏面的一貫作法,皇后點了下頭,深深一禮:“皇上心意已定,那臣妾這就回去料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還下著雨,要不,讓你的女官回去料理?”皇帝送了幾步,看外面的雨,忍不住說。

    皇后搖搖頭:“到底是生育過的后妃,還是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讓一個女官料理這事,就太敷衍了。

    賜死妃嬪,總要給她一點最基本的體面。

    除了皇后來時帶著的人,這次回去料理衛妃,皇帝還讓皇后帶上兩個太監,見她們入雨離開了,皇帝轉過身,就變了臉。

    他沉著臉對趙公公說:“你去仔細查,看老六的事,是不是和代王有關。”

    聽到皇帝話語中的狠戾,趙公公心就一跳,忙應了。

    雨中,因怕滑倒,鳳輦不快不慢,皇后坐在輦上,聽著頭頂雨聲噼啪,看著遠處的雨景,臉色更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衛妃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衛妃既是人與妖混血,或是祖上與妖結親,傳到衛妃這一代時,只是容貌美麗罷了,連一點妖術都不會,更無別的異常,只憑著有一絲妖族血脈,就認定她是妖族奸細,給予賜死,這未免太過無情。

    但這樣的皇帝,才是皇后認知中的帝王。

    他對所有人的喜歡,都可以隨時收回。

    結發之妻,可以無視其痛苦,有才能的臣子,可能前幾日還覺得是國之棟梁,幾日之后,一紙詔書,就能下了大獄。

    而對兒子,可能在皇帝心里重要一些,可感情是有,但真要揮刀鏟除時,也可以咬著牙下達旨意。

    這就是皇帝呀!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投资理财公司 14人百家乐桌子 江西体彩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甘肃11选5中奖 广西快3下载安装到手机 湖北快3开奖时间 哪个app能买快乐扑克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 8号快3走势图青海 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广东 亳州期货配资 幸运农场重庆官网 辽宁11选5与哪个城市像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 深圳风采2012008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