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九章 心亂如麻
    洛姜聽到這話,轉過看他,神情淡淡,但細看,就能看出神色好轉許多,沒有什么悲色了。

    “人總要向前看。”這在眾人眼中剛剛喪母的少女長長睫毛垂下來,略白的小臉就更加惹人憐惜:“我只能生活的更好,母親才會放心。”

    目光在薄延臉上打了個旋兒,洛姜就收回來,不管怎么樣,代王救了母親這事,不能讓外人知道,母親還活著,就已是大幸,絕不能在節外生枝。

    皇城司受鄭高祖之命而建,直接編制僅僅四千五百人,但權柄極大,掌刺探監察,“高祖嘗密遣人于伺察外事”,不受內閣轄制,直接向皇帝負責,是直屬皇帝的機構,雖不可能無孔不入,但一旦流露出了風聲,卻很難再掩蓋住。

    到時,必有大麻煩,涉及母親的性命,就算是薄延,她也不能說。

    但她平靜的目光與冷淡的語氣,還是讓薄延張了張嘴,想說什么,說不出了。

    能說什么呢?她既放下了,這對她是好事,自己該為她松一口氣,但想到洛姜之所以神色好許多,可能與代王有關,又有些難受。

    沉默了會,洛姜再次開口,這次卻是問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打算?”

    薄延心一緊,扯了扯嘴角:“自然是在代王府好好干了,現在我已是從九品副隊正,是正經的官身,只要熬下去,總能有好日子過。”

    他這話,卻讓洛姜嗤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騙別人可以,騙得了我?腳踏兩條船,可是要翻的。”

    見薄延的神色一下冷了,望過來的目光也帶上了審視,洛姜嘆一聲,有些無奈地與他對視,說:“你在擔心什么?覺得我會舉報你?”

    薄延沒有說話,他只是看著她。

    洛姜嘆著:“你我小時候一起長大,我怎么會舉報你?可你的事并不算秘密,別的不說,你幾個小兄弟都知道,秘密不傳二耳,傳了就不再是秘密,這道理,你會不懂?人一多,代王府遲早會查出來。”

    薄延聽了,就是一怒,冷聲:“我和我的兄弟出生入死多年,彼此可以交付性命,斷然不會出賣我。”

    但這話聽著很有底氣,但實際上在足夠利益下,到底會不會被出賣,想必薄延自己心里也沒有底。

    洛姜也不反駁,只繼續說:“共患難易,共富貴難,何況你獨享富貴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仍舊是他們的頭,領著他們出生入死,身當先銳,我相信你們的兄弟還能繼續下去,可你現在已經超生了,他們仍舊在江湖過著舔血生涯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二年或還能理解,五年六年,八年十年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執行任務,死了兄弟呢?一方面你富貴安享,一方面他們草席裹尸,他們還會理解你,認可你么?”

    “再說,你不是誰的人,就算為誰做事,也只是雇傭,僅僅是接了單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已受代王重用,已是官身,以后更是有前途,為了一二筆不長久的單子,就放棄得來不易的官身,你不覺得可惜?孰重孰輕,你自己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薄延聽了,薄唇抿成一條線,洛姜的這番話,等于直接將他這段時間的心事給掀開了。

    他最糾結的,的確是這點。

    作江湖人,他講究江湖道義,齊王下了單子,他接了,就應該完成,這為的既是銀子,也是因為他看中了齊王,打算以這機會攀上齊王,能得個前途。

    可接了單子,與他聯系的只有齊王跟前的紅人孫伯蘭,他連齊王的面都沒見過,反倒是潛伏進了代王府,不僅被代王重視,還意外得了從九品的官身,這是何等的造化弄人?

    莫要小看從九品官身,想要做官,就需要履歷清白,現在又不是亂世,就算是西南的軍將招人,也不會愿意接收江湖人,誰知道是不是服管?是不是被別人收買了?

    背景不清白,考武舉也沒機會,除了攀附貴人,或混成一方山大王,就再無別的途徑。

    而混成一方山大王,被直接剿滅的可能性,遠遠大過被招安。

    薄延輕松得到從九品官職,若是被別的江湖人知道,怕要羨慕得眼紅了眼。

    兄弟們,真的能接受和理解么?

    “洛姜,你似乎長進不少,以前你說不出這話。”薄延收斂了神色,看不出多少表情。

    “人總會長大,代王府的府庫也不小。”洛姜睫毛似乎在眼下蒙了一層淺淺的影子:“薄延,我們為了一本刀譜或劍譜,付出多少代價,你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可現在,雖不是隨便可以拿,但只要付出忠誠,獲得并不難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給人干這些臟活呢?”

    “都活不長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說著,薄延耳朵動了動,聽到小廳里議事已告一段落,一行人簇擁著代王出來,而洛姜似有所覺,說:“我們小時候一起長大,我此言是出于真心,你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說著,起身面對著小廳,轉眼就看見代王出來,就走過去見禮。

    “真心么?”薄延心中苦澀,要說洛姜沒有情分,他能看出她的關心,但是她的關心,未必是他希望的那種,這時容不得多想,同樣向代王行禮。

    蘇子籍不知道兩人的暗流,讓著平身,就問洛姜:“對了,之前孤給你的劍譜,你練完了沒有?若是練完了,孤再給你一本。”

    這洛姜可是天生的學武胚子,幾本秘籍給她,就能練得精髓,而自己就可喜滋滋的汲取,不可不培養。

    洛姜忙說:“大王,之前已練完了。”

    再抬頭時,就見代王手里已有一本新秘籍,隨手遞給她。

    這秘籍,也是劍譜,封皮是靛藍色,上有幾個黑字,寫得頗飄逸:“疾風劍法?”

    薄延目光一凜,這本《疾風劍法》,雖說名字很普通,但凡是江湖人,基本就都聽說過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百多年前的頂尖劍客葉問柳所寫,現在算是葉家的絕學,怎么會落到代王手里?

    他曾與葉家后人交過手,對方應該就是習學的疾風劍法,很難對付,現在這劍譜卻和雜書一樣隨便賞賜?

    這就是帝王家么?

    再想想上次他與洛姜交手時,洛姜的表現,他又恍然:難怪洛姜武功突飛猛進!

    薄延心亂如麻。

    江湖人,哪個不想成絕頂高手?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快乐彩12杀号技巧 甘肃11选5玩法 福彩软件手机版下载 什么是期货配资 天津时时彩开奖 广东快乐10分助手苹果怎么下载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2019年9月10号之前 秒速赛车是哪里开的 内蒙古十一选五.遗漏真网 中体产业股票行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 快三助手 用配资炒股可行吗 快乐十分前三直选方法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表 投资理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