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贗太子 > 正文卷 第八百四十章 封賞
    代王府

    因今日不必上早朝,許多官員都會睡個懶覺,蘇子籍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一覺醒來就已是辰時,夏日辰時,天早亮了,起身時,就是身側葉不悔還在繼續睡著,但不悔是有孕在身嗜睡,蘇子籍覺得自己是驟然放松睡意沉。

    輕手輕腳出去,讓人備了熱水、毛巾以及漱口之物,毛巾雪白,在滾燙的熱水里走了一波,按在臉上,十分醒神。

    原本的疲憊困倦,隨熱毛巾敷臉一會,都一下子飛走。

    漱口后,用了早膳,就聽到了外面腳步聲,就見岑如柏和文尋鵬過來,一笑,到了走廊。

    外面下了細雨,秋意漸濃,蘇子籍笑:“天氣炎熱,到現在終于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岑如柏一笑,說:“下雨了,再下幾場,天就涼了,大王和王妃,也可以過些清涼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說的是,不悔辛苦,又怕冰鎮傷了身,連冰也不敢用,實在辛苦,現在就好多了。”蘇子籍說著,一轉眼,就看見文尋鵬不說話,似乎在沉思,不由笑著:“文先生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大王,臣在想,昨日和簡先生起草的折子,不知道有無錯漏,神祠方面,是不是要緩一緩。”

    蘇子籍不由失笑:“這折子我看了才遞上去,折子寫的很好,沒有錯漏,要是我預料的不差,皇上必有褒獎。”

    這樣說著,蘇子籍含著笑,心情很好,說著:“神祠方面,是可以緩一緩,等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其實,文尋鵬的話,前面是假,緩一緩的勸諫是真,自己連干了十六家神祠,信徒波及百萬人,雖說民意尚輕,但這樣多,也極是可觀,對自己大是不利。

    可自己要的,就是這個。

    自己連連下手,所戰盡勝,不但魯王出局,就連齊蜀都暗里削去不少,雖天衣無縫,沒有證據,可這聲勢,在皇帝的棋盤上一衡量,就有些出格了。

    皇帝未必屬意自己,就算屬意自己,也希望和諸王平衡,而不是自己漸漸脫穎而出。

    這次神祠的事,本是皇帝丟給自己的黑鍋,自己大大方方接了,雷厲風行,得罪了這樣多人,憑空自削了聲勢氣數,皇帝知道了,想必心里貼切,自然會安撫給賞。

    可皇帝怎么想到,自己文心雕龍大成,卻可借事傳播自己名聲,按照自己的觀察,雖得罪了不少百姓,可在士林官員之中,不說聲聞天下,至少也譽名漸升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原本世界,只有李世民可以有玄武門之變?”

    “實是秦王之功,聞名于朝野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沒有這名,就算成了,也是亂臣賊子,百官很難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太平成太子太孫,但真不成,就需要李世民這樣的名聲了,這就是提前鋪墊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要說,抄家所得典籍,使我道行日進,煉丹更是進步不小。”

    才尋思著,管家匆忙前來,躬身:“大王,宮里來天使了,是來宣旨!”

    大概是來宣旨的是陌生面孔,管家有些緊張,忍不住想到了前魯王曾經遭遇過的事,有些擔驚受怕。

    蘇子籍起身:“香案都擺了吧,去不悔處叫醒。”

    葉不悔必須有人去通知,沒辦法,遇到來宣旨的事,雖很大可能與葉不悔這位王妃無關,可有關,人沒到,就是失禮了。

    片刻,代王府大門大開,蘇子籍身著王袍,親自出來迎接。

    一出府門,就見站在外面笑呵呵大太監,不是旁人,正是在外人眼里,剛剛掐贏了趙公公的馬順德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馬公公。”蘇子籍含笑迎接。

    “奴婢惶恐,怎么敢勞王爺迎接?”馬順德笑得很熱情,甚至比之趙公公姿態還有過之無不及,不知道的怕要以為與代王有私交。

    蘇子籍忙說:“您今日是欽差,是天使,理當如此!”

    二人說笑著,就向里去,等入了正院,已有香案擺上,葉不悔也王妃服飾,在丫鬟仆婦的簇擁下等著了。

    馬順德掃了一眼,說:“還請喚道士劉湛跟和尚辯玄前來,旨意提到了,需來聽旨!”

    蘇子籍雖有把握,微微提著的心,才算是落到了安處,不必說,此次馬公公來宣讀,就是加封道士和尚的圣旨了。

    “快去請劉真人跟辯玄師傅前來聽旨!”蘇子籍忙吩咐:“還有,王妃是有身子的人了,讓王妃去休息,不必在此伺候。”

    人匆匆跑去,不一會,隨著一陣輕盈腳步,先一個穿著梵袍和尚進了正院,一進來,就合十。

    靜靜行禮的和尚,看起來仍玉樹臨風,氣度卓然,然而美中不足之處,就是抬頭時,俊秀面容上綁著一個黑色眼罩,就是一塊美玉,終有了瑕疵。

    馬順德聽說過這辯玄的事,知道辯玄曾經在京城頗有美名,達官顯貴圈子里都混得開,沒想到因與大妖的事有了牽連,在入獄后就被打瞎一只眼睛,想必這綁著的黑色眼罩之下,就是被摘除了眼球的瞎眼?

    馬順德露出若有所思模樣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會,并不在府中的劉湛也來了。

    這位劉真人不是無名小輩,似與前朝頗有仇怨,馬順德也深深看了一眼,這才收回目光,說:“既人都到了,就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說著,面無表情,在香案后南面而立,扯著嗓子:“有旨意!”

    別人沒有這資格接旨,都遠遠避開,回避到里面去,三個當事人長跪在地,叩頭有聲,“臣等恭聆圣諭!”

    “奉天承運皇帝敕曰”這句話其實是表明旨意的等級,馬順德繼續念:“代王奉差巡視神祠,勤勞王事,卓有政績,深合朕心,著賞金五百兩,絹千匹,給假半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劉湛本已晉封普濟真人,學士,用心王事,不辭勤苦,亦宜量加恩澤,加號玄誠,并賜一匾,以免其觀之稅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園寺辯玄,本有嫌疑,今協助辦事,用心甚誠,不但可免其罪,并當酌功賞之,著賜鑒信禪師之號,以示優異,欽此!”

    馬順德讀完圣旨,恢復了滿臉的笑,先請代王起身,又對劉湛說:“玄誠普濟真人,恭喜,恭喜!”

    按照朝廷規矩,封號者,初二字,再加四字,玄誠就是給劉湛加封二字,他本就是普濟真人,加了兩個字,變成四字玄誠普濟大真人,再進一步,就是真君了。

    除加封了兩字,還給劉湛賜了一塊新匾,這意味著又一個道觀可以納入祭典,對劉湛以及師門來說,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至于辯玄,馬順德也笑盈盈說:“也恭喜鑒信禪師了,可洗清冤罪,回歸清園寺并且主持。”

    雖清園寺問題沒有查清,尚有嫌疑,但辯玄既證明清白,自然歸寺。

    原主持卻不可再擔任,皇上既加封辯玄為鑒信禪師,讓辯玄擔任新主持,自然是理所當然。

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湖北30选5开奖结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统计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股票指数在哪里查 澳门皇家88app 上海配资炒股 幸运28彩票 体彩十一选五走试图陕西 重庆快乐10分软件 那个台子有贵州十一选五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记录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湖北快3和值号码推荐 天津11选五5玩法规律 喜乐彩票昨天开奖号